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周年大展

  • 张大千五十九岁自画像
  • 《阔浦遥山》
  • 《张大千画八德园景》
  • 《柳荫独钓》
  • 《散华图》
  • 《观音像》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一三八窟近事女》
  • 《张大千张心德摹敦煌西千佛洞第十一窟释迦说法图》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初唐藻井(第十七号)》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四九窟野猪与玄武》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 《张大千画松林亭子》
  • 《元倪瓒松林亭子》
  • 《张大千仿巨然夏山图》
  • 《画江雨泊舟》
  • 《秋壑鸣泉》
  • 《画华阳仙馆》
  • 《五代董源江堤晚景》
  • 《乔松磊磊多奇节》
  • 《巫山云雨图》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蝉》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仿八大山人鱼乐图》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石榴》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墨牡丹》
  • 《张大千仿沈周蜀葵图》
  • 张大千行书五言联
  • 《草泽巨虎》
  • 《楷书五言联》
  • 《楷书石门铭》
  • 《苏花揽胜图卷》(局部)
  • 《大千居士乞食图》(局部)
  • 张大千五十九岁自画像

    张大千五十九岁自画像
  • 《阔浦遥山》

    《阔浦遥山》
  • 《张大千画八德园景》

    《张大千画八德园景》
  • 《柳荫独钓》

    《柳荫独钓》
  • 《散华图》

    《散华图》
  • 《观音像》

    《观音像》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一三八窟近事女》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一三八窟近事女》
  • 《张大千张心德摹敦煌西千佛洞第十一窟释迦说法图》

    《张大千张心德摹敦煌西千佛洞第十一窟释迦说法图》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初唐藻井(第十七号)》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初唐藻井(第十七号)》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四九窟野猪与玄武》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四九窟野猪与玄武》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局部)
  • 《张大千画松林亭子》

    《张大千画松林亭子》
  • 《元倪瓒松林亭子》

    《元倪瓒松林亭子》
  • 《张大千仿巨然夏山图》

    《张大千仿巨然夏山图》
  • 《画江雨泊舟》

    《画江雨泊舟》
  • 《秋壑鸣泉》

    《秋壑鸣泉》
  • 《画华阳仙馆》

    《画华阳仙馆》
  • 《五代董源江堤晚景》

    《五代董源江堤晚景》
  • 《乔松磊磊多奇节》

    《乔松磊磊多奇节》
  • 《巫山云雨图》

    《巫山云雨图》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蝉》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蝉》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仿八大山人鱼乐图》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仿八大山人鱼乐图》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石榴》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石榴》
  •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墨牡丹》

    《张大千于非闇花卉草虫册 墨牡丹》
  • 《张大千仿沈周蜀葵图》

    《张大千仿沈周蜀葵图》
  • 张大千行书五言联

    张大千行书五言联
  • 《草泽巨虎》

    《草泽巨虎》
  • 《楷书五言联》

    《楷书五言联》
  • 《楷书石门铭》

    《楷书石门铭》
  • 《苏花揽胜图卷》(局部)

    《苏花揽胜图卷》(局部)
  • 《大千居士乞食图》(局部)

    《大千居士乞食图》(局部)
展览时间: 2019-04-01 10:05 - 2019-06-25 10:05
展览城市:台湾 台北市
展览地点:士林区台北故宫博物馆
主办单位:台北故宫博物院、台北历史博物馆
参展人员:张大千

展览介绍

张大千不仅是一代书画大家,也是收藏大家,其藏品及大量张大千作品在他身后,由家人整理好,全部列成目录,捐献台北故宫博物院。今年适逢张大千(1899-1983)诞辰120周年,“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获悉,台北故宫博物院将于4月1日〜6月25日举办“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周年大展”。从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展览清单中,展览将展出张大千及其旧藏书画精品87件,大千自用印80余方,全面反映张大千早、中、晚不同时期的艺术特色与精神。

展览分为“大千师友”、“大千摹古”、“大千与敦煌”、“大千自运”、“大千巨作”、“大千自画像”、“大千与台湾”、“大千自用印”等单元。

张大千自幼跟随母亲习画,后于上海拜曾熙(1861-1930)、李瑞清(1867-1920)为师,学习诗文书画,在其艺术起步阶段亦深受其二哥张善孖的影响,在“大千师友”部分将展出曾熙、李瑞清、张善孖等人的书画作品。

张大千的画艺受石涛(1642-1707)和八大山人(1626-1705)影响,并溯源至隋唐、北魏,长年沉浸于古代诸名家,尽收传统笔墨技法之精髓,从山水到人物、花鸟、畜兽等,各种画科无一不臻妙境。“大千摹古”部分将展出《张大千仿沈周蜀葵图》、《张大千仿石涛山水》、《张大千仿巨然夏山图》、《张大千画松林亭子》等。

1940年代,张大千在战火中远赴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给他的艺术生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曾先后在成都、重庆、东京、巴黎等地展出。此次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展览“大千与敦煌”部分将展出《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鹿王本生》、《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张大千番僧昂吉摹敦煌安西榆林窟第二十八窟唐菩萨立像》等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精品十数件。

1949年后,张大千旅居海外, 1965年开始在中国台湾定居,并终老于摩耶精舍。其晚年发展出气势撼人的泼墨泼彩画风,开拓水墨新境界,成为标志性的代表。这些在“大千巨作”等都有所呈现。“大千巨作”部分将展出《张大千墨荷四联屏》、《张大千阔浦遥山》等。

此次展览还将展出大千自用印约80余方,从中可窥视方介堪、台静农、王壮为、曾绍杰、陈半丁、陈巨来等众多印人都曾为其治印,其中又以陈巨来和方介堪数量最多。

张大千长达60多年的画龄,加上勤于创作,传世作品数量空前庞大。张大千身后将他珍藏的书画及用印都捐赠给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同时也将居所摩耶精舍捐出成立张大千纪念馆,由台北故宫博物院代为管理。此次展览的展品多数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院藏精品,也有少量为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之作品中。展览除精选的书画精品、印章外,还将展出部分珍贵照片,全面反映张大千早、中、晚不同时期的艺术特色与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