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见君怀——明清江南扇面展

  • 清同治三年张熊《花鸟金笺扇页》
  • 清沈树基《楷书扇页》
  • 清 方薰 《花卉扇面》
  • 清 翩然道人花卉、吟香女史楷书扇面
  • 清碧霞女史《花虫扇页》
  • 清《竹禅松树蓝底扇页》
  • 清罗浮仙史《梅花扇页》
  • 清袁宝铄《山水扇页》
  • 清光绪三十年《林正铎山水扇页》
  • 清王鸿绪《行书扇页》
  • 明张宏《山水扇面》
  • 清胡世隽《山水团扇页》
  • 清同治三年张熊《花鸟金笺扇页》

    清同治三年张熊《花鸟金笺扇页》
  • 清沈树基《楷书扇页》

    清沈树基《楷书扇页》
  • 清 方薰 《花卉扇面》

    清 方薰 《花卉扇面》
  • 清 翩然道人花卉、吟香女史楷书扇面

    清 翩然道人花卉、吟香女史楷书扇面
  • 清碧霞女史《花虫扇页》

    清碧霞女史《花虫扇页》
  • 清《竹禅松树蓝底扇页》

    清《竹禅松树蓝底扇页》
  • 清罗浮仙史《梅花扇页》

    清罗浮仙史《梅花扇页》
  • 清袁宝铄《山水扇页》

    清袁宝铄《山水扇页》
  • 清光绪三十年《林正铎山水扇页》

    清光绪三十年《林正铎山水扇页》
  • 清王鸿绪《行书扇页》

    清王鸿绪《行书扇页》
  • 明张宏《山水扇面》

    明张宏《山水扇面》
  • 清胡世隽《山水团扇页》

    清胡世隽《山水团扇页》
展览时间: 2019-05-01 10:26 - 2019-06-30 10:26
展览城市:上海 上海市
展览地点:复旦大学博物馆二层展厅
主办单位: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复旦大学博物馆与金华市博物馆
参展人员:

展览介绍

色墨盈尺,书画入扇,是为雅事。扇不只有引风纳凉等功用,随着扇面艺术的发展,文人以扇言志寄情,珍赏收藏。由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复旦大学博物馆与金华市博物馆主办的“一面见君怀——明清江南扇面展”近日开幕。本次展览展出金华市博物馆所藏60余幅明清扇面,呈现江南地区书画创作与文人交游的传统。
展览分为“小扇引微凉”、“鉴古书新意”、“天涯怀袖中”、“相看花影间”、“色墨现佳卉”、“扇送往来风”等六个单元。第一单元“小扇引微凉”着重介绍扇的功能扩展及扇面艺术的发展历程,为余下单元勾勒背景和轮廓。第二、三、四、五单元则从不同题材与意境入手,展现了明清文人在扇面方寸之间悉心营造,跨越时空的艺术创作及享受,不仅志趣于对话古人,卧游山水,还醉心于闲庭花鸟、芳草佳人。第六单元“扇送往来风”则着重呈现明清文人以扇传情达意、结社往来的场景,画派与社团相继而起,推动着扇面艺术的繁荣。此外,展厅最后还设有一个工作台,展示当今的扇面制作工艺,为大家进一步了解扇文化提供新的途径与链接。
小扇引微凉
吴门画派的兴起,使书画合璧入扇的传统在明清达到巅峰。这深刻影响了江南地区画家文人的画扇风格与题扇交游。文人画家在方寸之间苦心经营,将诗、书、画、扇融为一体,使扇子更进一步成为抒怀表志、馈赠收藏的佳物。
鉴古书新意
明清时期,江南文人借扇面挥毫洒墨,既溯古求源,临习各路碑帖;又与古为徒,品评前人诗文;进而出帖创新,对书体与文本进行双重创作。他们以书为媒,穿越时空;以文为信,对话古人,于咫尺之间一字见心,传达出或怀古、或隐逸、或高洁的意趣情怀。
天涯怀袖中
明清时期的江南文人放眼崇山秀水,用扇面为媒,以山水画题材与扇谱构图的传统为渊,描绘出一幕幕山河图景;而人们登高望远、踏访山林,殊不知自己也成为了宏图中的一景。同时,亦有文人对山水之中的人物特作精心刻画,以不同的故事典故寄托品格。
从描绘山水,到人的融入,再到对人的特写,这一逐渐聚焦的视觉过程展现了江南文人的志向、情趣与生活态度,也体现了人对自然的思考。驰心域表,卧以游之,案前袖中的展对之间,是文士借以抒怀的隐逸之心。
相看花影间
明清时期的江南文人流连闲庭雅苑,醉心于花鸟佳人。他们延续文人画传统,尺幅之上描摹梅兰竹菊,浑厚苍润的水墨之中晕染出素雅高洁的情操。亦有诸多名家钟情于描绘树下仕女,佳人与佳木相映相谐,传达出文人对于瘦弱纤细的女性形象的审美与想象。
色墨现嘉卉
在诸多传统中国绘画题材里,花鸟绘画题材最具有赏心悦目的装饰效果。明清画家也热衷于将花鸟题材绘于扇面之上。在扇面上再现花鸟的技法,大致有“水墨写意”与“工笔设色”两派,分别呈现出淡雅和富丽的不同效果。从本次展览的藏品题款中能够看到,苏州吴门的写意花鸟和常州毗陵的没骨花鸟,成为明清江南画家相继模仿的对象。活跃在苏州、常州、扬州、上海等地的明清画家,于扇面上晕染出一方闲逸的花鸟世界,既可以“微观再现”,又用来“唱和抒怀”。
扇送往来风
明清时期,扇面收藏鉴赏蔚然成风,作扇、赏扇和赠扇成为文人雅士交游活动中的重要形式,“兰亭雅集”、“西园雅集”等图景在扇面书画创作中多有展现。
上海开埠以来,各地书画名家带着各自的风格、题材与师承汇集于此,在雅集游宴中建立起众多相对稳定的交游圈。“萍花社书画会”、“飞丹阁书画社”和“豫园书画善会”等百余书画社团相继而起,恰似股股支流汇聚而成了“海上画派”。海派书画名家在结社往来中,多次开展扇面创作、交流活动,共同推动着江南扇面艺术的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