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

  • 青玉浮雕松竹梅鹤图花插
  • 清人画雍正围屏美人图轴
  • 清代 陈枚 《月满清游图册》(局部)
  • 料器花
  • 清 朱耷 花卉图卷(局部)
  • 北宋 赵昌 蛱蝶图卷(局部)
  • 宋人 佚名 《百花图》卷(局部)
  • 清 雍正 青花釉里红松竹梅图瓶
  • 粉彩虞美人图盘
  • 南宋 佚名《牡丹图页》
  • 五彩十二月花卉图诗杯 清康熙
  • 南宋 朱绍宗 《菊丛飞蝶图页》
  • 南宋马麟 《橘绿图页》 绢本
  • 北宋 赵佶 《梅花绣眼图页》 (局部)
  • 林椿《葡萄草虫》
  • 南宋 林椿 《枇杷山鸟图页》
  • 南宋 佚名 《出水芙蓉图(页)》(局部)
  • 南宋 马麟 《层叠冰绡图》轴
  • 南宋 马远 《白蔷薇图页》
  • 北宋 赵昌(传) 《蛱蝶图》卷
  • 青玉浮雕松竹梅鹤图花插

    青玉浮雕松竹梅鹤图花插
  • 清人画雍正围屏美人图轴

    清人画雍正围屏美人图轴
  • 清代 陈枚 《月满清游图册》(局部)

    清代 陈枚 《月满清游图册》(局部)
  • 料器花

    料器花
  • 清 朱耷 花卉图卷(局部)

    清 朱耷 花卉图卷(局部)
  • 北宋 赵昌 蛱蝶图卷(局部)

    北宋 赵昌 蛱蝶图卷(局部)
  • 宋人 佚名 《百花图》卷(局部)

    宋人 佚名 《百花图》卷(局部)
  • 清 雍正 青花釉里红松竹梅图瓶

    清 雍正 青花釉里红松竹梅图瓶
  • 粉彩虞美人图盘

    粉彩虞美人图盘
  • 南宋 佚名《牡丹图页》

    南宋 佚名《牡丹图页》
  • 五彩十二月花卉图诗杯 清康熙

    五彩十二月花卉图诗杯 清康熙
  • 南宋 朱绍宗 《菊丛飞蝶图页》

    南宋 朱绍宗 《菊丛飞蝶图页》
  • 南宋马麟 《橘绿图页》 绢本

    南宋马麟 《橘绿图页》 绢本
  • 北宋 赵佶 《梅花绣眼图页》 (局部)

    北宋 赵佶 《梅花绣眼图页》 (局部)
  • 林椿《葡萄草虫》

    林椿《葡萄草虫》
  • 南宋 林椿 《枇杷山鸟图页》

    南宋 林椿 《枇杷山鸟图页》
  • 南宋 佚名 《出水芙蓉图(页)》(局部)

    南宋 佚名 《出水芙蓉图(页)》(局部)
  • 南宋 马麟 《层叠冰绡图》轴

    南宋 马麟 《层叠冰绡图》轴
  • 南宋 马远 《白蔷薇图页》

    南宋 马远 《白蔷薇图页》
  • 北宋 赵昌(传) 《蛱蝶图》卷

    北宋 赵昌(传) 《蛱蝶图》卷
展览时间: 2019-09-02 10:33 - 2019-10-31 10:33
展览城市:北京 北京市 东城区
展览地点:景山前街4号故宫博物院
主办单位:故宫博物院
参展人员:林椿、赵佶、马麟、朱绍宗、赵昌、朱耷等

展览介绍

南宋马麟《层叠冰绡图》轴、北宋传赵昌《蛱蝶图》卷、宋人佚名《百花图》卷,以及南宋宫廷画家马远、马麟、林椿、朱绍宗等名家的花木小品及花木题材的装饰器物罕见地齐齐亮相——这是 9月2日开幕的故宫博物院“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上的所见。

据悉,于故宫午门展厅开幕的这一展览是继“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展之后,故宫博物院2019年度又一年度大展,展览主题选择花木欣欣向荣的灿烂、硕果成熟累累的盛景,贴合了金秋九月的意思,展览共设西雁翅楼、午门正楼及东雁翅楼三个展厅,对应分为三个单元,其中一级文物占三分之—。展览将到10月31日结束。
据故宫博物院策展人介绍, 此次展览比较系统展示了中国古代花木题材艺术之美及文化意涵,具有以下特点:第一,是国内外第一个以花木题材文物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展览首先在现代学术语境下突出了花木的概念,相对花卉而言,中国古代更多使用花木的概念,花木能更全面、整体地反映中国古代对植物的认识和理念。展览以绘画为主,同时也包括瓷器、漆器、织绣、屏风及图书等多个种类。
再者,首次系统展示了花木画及相关艺术的演变历程。此次展览建立在对花木题材文物系统梳理和学术研究的基础上,很多文物都是首次亮相。另外,这次展览还兼具学术性和通俗性,突出花木文化。除较为系统展示花木绘画的演变历程与花木题材文物之美外,还注重挖掘其在历史演变过程中被赋予的文化意涵,突出花木与人之间的关系。
第一单元“四时写生”展出精工写实风格的花木画作品,这一部分的展览集合了宋元名家的珍品。
此次展览共展出三幅林椿的作品,非常珍贵罕见,绘枇杷树之一枝,树叶有朽蠹,绣眼鸟栖息枝头,专心盯着枇杷果上的蚂蚁,形态生动。该图虽无画家款识,但是与《果熟来禽图》页为一套,且笔墨风格相似,故亦应为林椿作。林椿(生卒年不详),系淳熙年间(1174-1189)画院待诏,师法赵昌,擅长敷色。
绘果实已经成熟的林檎(又名来禽、沙果)一枝,山雀栖息枝头,果实、树叶以清丽雅致的颜色晕染,隐藏轮廓线,突出了树叶虫洞朽蠹之痕迹。
林椿的这三个作品都是非常写实的,对后世影响深远。
在展览的第二单元“清雅逸趣”展出文人所推崇的墨笔淡设色,以及纯水墨的花木画,主要是文人画家的作品,但部分受文人趣味影响的非文人画家的作品亦包括在内。
这一部分比较重要的是《百花图》卷,宋,纸本,墨笔,纵31.5厘米,横1679.5厘米。
唐代诗人吴融的《折枝》诗中写:“不是从来无本根,画工取势教推折。”所说即折枝花之妙处。这幅《百花图》卷的构图即取 “折枝花”的形式,撷取自然花卉中最具特征的局部入画,较之整体描绘更见细腻动人。画面上花鸟之间穿插自然,毫无牵强拼凑之意。其间又点缀蜂、蚊、蜻蜓、蝴蝶、游鱼、青蛙之类,显得生意盎然。全卷纯使水墨,亦加白描花卉,除卷首的梅13花近似扬无咎的画法略带写意笔外,其他全用墨笔工写,以墨代色,兼勾勒墨染与白描,且融入了没骨画法,体现了宋工笔花鸟精密不苟的画风。又以单纯的水墨代替艳丽的设色,呈现出清淡典雅的情趣。一脱繁复刻板的院体末路,突破了传统花鸟画的时空限制,呈现出崭新的面貌。这种技法对元代钱选、王渊、赵衷的墨笔花卉以及后来文人水墨花卉都有一定的影响。此幅画四季花卉约60种。
第三单元“寓情寄意”展示花木被赋予的情感和吉祥寓意,所展出的不局限于花木题材的绘画,而是与花木文化有关联的文物,着重突出花木与人的关系。展览共展出文物307件,除向天津博物馆借展1件外,其余均为故宫博物院的藏品。
王中旭介绍,第三个展厅反映了这次展览的另外一个特点:“我们展的花不仅仅是花,我们着重还要展花木和人之间的关系,试图通过这样的展览呈现中国的花木文化和西方的所谓的静物画之间的不同,比如我们会谈到花木和女性的关系,花木和宗教的关系,花木和文人的关系,还有花木被赋予的各种像祝寿、科举等吉祥寓意在其中。
共十二开,按十二月顺序表现与相应月份或节令相关的仕女消阁生活,每图均有当月花木作为背景装饰,比如四月“韶华斗丽图中绘有玉兰、牡丹、芍药,十一月“围炉博古图”中窗外有蜡梅仕女所观画上绘玉兰、海棠、牡丹,象征“玉堂富贵。陈枚(约1694-1745),康熙、雍正朝(1662-1735)宫廷画家,工人物、山水。
此次展览出版有图录,分上、下册,收录本次展览的全部展品,以及部分因为文物保护的“休眠期”,展线空间等原因未能展出的文物,可以说是展览的扩充版。图录印制精美,颜色还原度高,注重放大局部和细节,并收录有关于中国古代花木画研究的专业论文。
据悉,此次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可免费参观。除法定节假日外,每周一闭馆。与故宫博物院的“万紫千红一一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遥相呼应,沈阳故宫也同时举办同一主题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