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拍卖会的准备工作 拍卖会一定是成熟的收藏家施展才华的大舞台。当然,参与其中也是很讲究技巧的。不论新老藏家,参拍之前的准备工作都十分重要。 2019-07-18 08:40  已浏览 34 次
那些破拍卖纪录的中国艺术品 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部持续领衔亚洲市场,过去数年间屡创世界拍卖纪录,春秋两季拍卖无不吸引海内外藏家争相参与。中国艺术品包罗万象,涉及年代、类别广泛。由宋至清,瓷器、玉器、印玺、铜器、佛教艺术品、文房用器等,包括专场规划皆成绩傲人。以下为近年各类别破世界纪录拍品,以作回顾。 2019-07-09 08:31  已浏览 58 次
古典大师及十九世纪绘画上拍佳士得 6月25日,佳士得巴黎古典大师绘画部与早期欧洲雕塑及工艺精品部将携手举行拍卖,呈献来自这两个部门的独特珍品。本次拍卖的202件工艺精品主要来自法国和欧洲的私人珍藏。古典大师绘画拍卖将会呈献据考由泰奥多尔‧夏塞里奥(Théodore Chassériau ,1819-1856)于十九世纪初创作的《蒙娜丽莎》(Mona Lisa),来自克劳德-约瑟夫‧韦尔内(Claude-Joseph Vernet,1714-1789)的精美画作《月光下的海港》(Un port de mer, la nuit, clair de lune),以及巴龙‧杰哈(Baron Gérard,1770-1837)的力作《斯达萨斯卡伯爵夫人肖像》(Portrait de la Comtesse Katarzyna Gabrielle Starzenska)。在本次拍卖中,藏家更有机会购入由霍德弗里德·斯哈尔肯(Godfried Schalcken)创作的诗意作品《关于人类虚荣与脆弱的寓言》(Allégorie sur la vanité et la fragilité de lavie humaine)。 2019-06-24 08:35  已浏览 53 次
赵无极4件作品上拍巴黎苏富比 赵无极二十世纪艺术大师的地位,无论中外均广获认同,6月5日巴黎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将呈献其四幅杰作,其中《宁静时刻》及《3.12.67》逾半世纪以来未曾公开展出。拍卖会举行在即,我们在此介绍三幅油画作品,标志赵无极创作生涯的重要时刻。 2019-06-22 08:37  已浏览 62 次
嘉德仲夏拍卖会推出“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 嘉德四季第54期·仲夏拍卖会将于6月21日至6月25日在嘉德艺术中心盛大举行。本次拍卖会重点推出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及工艺品等门类的5个专场,共计2700余件拍品,让各界喜爱文物艺术品的朋友在月末齐聚嘉德艺术中心,感受炎炎赤日中的清凉夏梦。 2019-06-20 08:22  已浏览 73 次
“花开敦煌”开幕,看敦煌艺术的守护与传承 莫高窟被称作“世界艺术宝库”,其中壁画更是有着特殊的魅力,其乌托邦式色彩、超现实主义的面貌,是代代艺术家们追寻的目标。在西北大漠,曾有一个名字无人不知,他就是被称为“敦煌守护神”的常书鸿。 2019-07-17 08:23  已浏览 51 次
从《步辇图》锦袍到吐鲁番文明 传为唐代阎立本所绘《步辇图》其实有着吐蕃人使用丝绸的情况,从禄东赞身著的或是川蜀织造的“蕃客锦袍”。 2019-07-16 08:46  已浏览 50 次
231件(套)阿富汗文物南京博物院展出 黄金王冠、宝石吊坠、青铜塑像……随着“金色阿富汗——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展在南京博物院特展馆开幕,慕名而来的市民9日陆续涌入展馆,近距离了解这段古今东西文明交流互鉴史的动人故事。 2019-07-12 08:46  已浏览 67 次
台北故宫中的古画“动物园” 2019年夏天,台北故宫博物院首度与台北市立动物园、新竹市立动物园、高雄寿山动物园及海洋生物博物馆合作,联手为小学童策划“故宫动物园特展”, 将真实动物的照片、标本和古画同台呈现。 试图以绘画、标本等多角度呈现,让观众彷彿置身于真实动物园,营造亲子共学共玩的轻松学习情境。这一策划也堪称台北故宫博物院历史上第一 回。 2019-07-10 08:28  已浏览 79 次
用文物“画”出雍正的“轮廓” 最近,“和硕清雅——雍正故宫文物大展”亮相奉贤博物馆新馆,作为该馆的开馆大展,引起大众广泛关注。这个大展汇集总计120余件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雍正时期珍品,包括瓷器、玉器、书画、珐琅器、漆器,更有雍正御用之物和御笔书法,其中一级文物六件,不少文物是首次出宫、面向观众。 2019-07-04 08:36  已浏览 90 次
当代艺术市场的变局与重构 距离当代艺术市场遭遇滑铁卢,时间已经过去七年。从目前的艺术家名单来看,一些曾经炙手可热的市场明星逐渐淡出了拍卖市场,而空缺的位置很快被下一波新星补上。对此,有业内专家表示,“市场的轮动是正常的,因为市场环境和收藏群体都在变化,最核心的问题是能否真正建构起坚实的学术系统,否则重塑起来的市场格局还会重蹈七年前的覆辙”。 2019-07-18 08:44  已浏览 54 次
那些流失在国外博物馆里的中国壁画 中国有很多精美的壁画和佛教文物流失海外,它们有的是被外国探险队盗走,如新疆的龟兹石窟群,里面诸多的精美作品都在20世纪初被来自德国、俄国、日本等多个探险队分别盗走,收藏于德国、俄罗斯、日本东京、英国伦敦、法国巴黎、美国纽约等多个城市的博物馆。 2019-07-01 13:16  已浏览 74 次
跟着名画去旅行 旅行时,大概很少有人能够抗拒将看见的如画风光定格在相机或手机里的冲动。假若不是为了亲身感受异地文化,我们为何要忍受长途飞行,前往离家万里的遥远之地呢?假若不是为了留住美好剎那将记忆的片段带回家,我们又为何要拍下成千上万张照片呢?虽然现代旅行相较于过去更为快速方便,但是我们旅行的方式跟十七、十八世纪远赴欧洲大陆的英国富家精英仍有很多相同之处。 2019-06-28 08:55  已浏览 52 次
如何看懂中国画 有的画咫尺有千里之势;有的画尺幅再大,气是散的,也形不成气局,琐碎而凌乱,是散的。因此画要讲构局、经营、位置。 2019-06-12 08:31  已浏览 67 次
中国收藏史上那些昂贵的瓷器 中国瓷器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从古至今,收藏家们纷纷收藏珍贵名器,留下了许多故事和珍品。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当下中国收藏史上最贵的十件瓷器! 2019-06-04 08:32  已浏览 65 次
扇面丹青 文气十足 文人墨客纷纷在扇面上书画,以示翰墨之妙。那扇上的浓墨,书画了几千年,随着清风徐徐而来,诉说着不尽的东方韵,演绎着浓浓的中国风。 2019-07-17 08:34  已浏览 63 次
水彩湿画法及创作 水彩,是以水为媒介,以彩为核心,以光影为现象,对事物的形和色的特征作真实刻画表现的绘画艺术。 2019-07-13 08:14  已浏览 46 次
吴昌硕:风行雨散 润色开花 此时正当腊月,北京依旧干燥无雪,我书房的窗外,榆树、槐树的枯枝向天空伸展。树枝的轮廓,有如北宋李成的《读碑窠石图》(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北方冬日的苍茫寂寥,固然也是一种美,但我仍然想念南国的草木葱茏。 2019-07-08 08:29  已浏览 54 次
从董其昌书法中窥探其成名之路 董其昌成长在明朝社会最自由,经济、文化最发达的时期。他一五五五年出生后不久,便发生了著名的“张居正改革”,国家由弱变强,充满活力。他的家乡松江府文风昌盛,名家辈出,为董其昌未来的艺术发展提供了最原始的环境滋养。在仕途上,当他走进权力的时候,正赶上万历皇帝懒政,董其昌当然也可以顺应地“懒”下去,专心对待他的艺术了。不过,即使这样,政绩不显的董其昌从一介平民最终成为从一品的太子太保,在仕途上也可谓人生赢家了。他去世之后,谥号“文敏”,与赵孟頫的谥号一样,当然,一生都在与赵孟比较的董其昌活着的时候是并不知道的。纵观董其昌的一生,在艺术与仕途上游刃有余,时而进取,时而归隐,既能节节高升,也不为官场所囿,找到了爱好与职业的最佳结合点。那么,他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呢? 2019-07-05 08:31  已浏览 70 次
米勒的重要性 从开始画画,到死于法国巴黎奥维尔小镇的金色麦田,梵·高在艺术之路上始终没有停止对让·弗朗索瓦·米勒( Jean-Francois Millet )的追逐和仰望。 2019-07-01 13:20  已浏览 58 次
画布之上的“良渚文化” 大型油画《良渚文化》的创作历时3年。从2013年开始创意,我们三个便到各地收集资料、寻找模特,其间断断续续进行了否定之否定,最终顺利完成。在我心中,这件作品也并非是3年才完成,可以说是大半辈子,是江南和水乡题材集大成的一次阶段性小结。 2019-07-16 08:44  已浏览 39 次
齐白石的萌蛙 在我们眼中,青蛙不是能令人爱得起来的动物,滑溜溜黏糊糊,让人想起冷冰冰的危险的蛇。其实青蛙很早就出现在古人的岩画和少数民族的织绣中,将蛙作为图腾崇拜,希望赋予人类旺盛的繁殖能力,期待辛勤种下的稻子能够丰收。 2019-07-06 08:30  已浏览 55 次
为什么无厘头的他总是画“无题”? 对于当代艺术来说,画的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画什么,是不是跟身边那些人画的一样。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在当年的一片极简主义间杀出重围,石破天惊也掀起轩然大波。除了颜色奇异被极简主义视作异端,巴斯奎特的画像极了你小时候在墙上随手画的杰作。无厘头的人物动作,简单的线条,貌似乱七八糟的颜色,怎么看怎么像是乱涂乱画。 2019-07-03 08:39  已浏览 53 次
看宋人对猫的“执念” 宋代《梦梁录》载,“猫,人畜之捕鼠,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观,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可见,至迟在宋朝时期就已经分为捕鼠和不捕鼠两种猫了。 2019-06-26 08:37  已浏览 59 次
团扇 不一定是圆的 笔者早年在北平琉璃厂德珍斋古玩铺看见过一柄乌黑锃亮广漆大团扇,中分不规律什锦格,每格一景,画的是西湖十景,署名林纾,是畏庐先生早年给贝子奕谟画的。林琴南晚年虽然也偶或作画,多系文人遣兴,简淡萧疏,想不到畏老在画艺方面有如此深厚功力。当时系跟江西李盛铎(大斋)太年伯同去,他爱不释手,在世交前辈之前,我只好割爱。想起十景中雷峰夕照、南屏晚钟两景,布局用墨悠然意远,到现在还常在脑际萦回。 2019-06-19 08:41  已浏览 56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