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
(APP下载)

首页>新闻>文化拾趣>  正文

夏的芬芳

原标题:永恒吸睛的花花世界

何为静物花卉画?纯粹或者独立的静物花卉画指的是花束——往往布置在花瓶中——是图画的主要题材,而非另外一个主题作品(例如历史画)的附属部分。自老扬·布鲁盖尔(Jan Brueghel the Elder)起,大部分17世纪静物花卉画中的插花完全主导了构图,并置于一个中性深色的背景,或者朴素的石壁龛背景中。即便画面中有时会出现昆虫,蝴蝶,蜗牛以及单独的鲜花或迷迭香枝条,但都只是从属于首要主题。静物花卉画作为一个独立的绘画门类,在17、18世纪的欧洲经历了艺术史上的主要发展。

1

老扬·布鲁盖尔《静物:木台上赤陶瓶中的绚烂花卉,伴一簇仙客来、几颗钻石及蓝宝石》

50 x 39.5公分

估价:2,500,000 - 3,500,000 英镑

这件作品是老扬·布鲁盖尔最早年,且(极有可能)唯一有署日期的作品,也是最早的一幅佛兰芒静物画,与在荷兰米德尔堡进行创作的老安博休斯・博斯哈特(Ambrosius Bosschaert the Elder)的最早期静物画同年代。与本作品可做比较的两件作品分别为藏于米兰盎博罗削美术馆《杰出的米兰花束》(下图)以及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维也纳鸢尾花花束》(下图)。而后两件作品的创作时间均晚于本拍品。本拍品是唯一有签名并署日期的一幅,且色彩保存几乎完好,非常难得。

2

参考作品:

老扬·布鲁盖尔《杰出的米兰花束》,米兰盎博罗削美术馆 © WIKIMEDIA

3

参考作品:

老扬·布鲁盖尔《维也纳鸢尾花花束》,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 KHM-MUSEUMSVERBAND

米兰盎博罗削美术馆藏的作品是布鲁盖尔受到其主要赞助人之一费德里科·博罗梅奥(Federico Borromeo)主教委托所绘。以历史画,风景画等见长的布鲁盖尔为何突然要涉足这新的领域——静物花卉画——我们无从可知。但从他与博罗梅奥主教的书信里可看出,布鲁盖尔大概是在1605年决定要着手创作纯粹的花卉画,而且本拍品是他最早的构图构思:光线从左侧打入,花瓶和花束在右侧投下阴影。为了增强构图的层次感,右上侧的枝叶完全在阴影中,而左上侧的枝叶完全被光照亮。

布鲁盖尔的艺术雄心壮志满怀,想要尽可能以写实的手法去描绘大自然之尤物。因为花束里的花并非同时开放,他得等到每一种花的花期到达时才能对其进行描绘,所以往往会在春天开始作画,直到夏季末才能完成,而且常常为了看花需要旅行至诸如布鲁塞尔等地,因为其所在地安特卫普没有所有的种类(跟全球化的今天不可比!),可谓呕心沥血。本作品中至少有44个不同物类品种。

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古典静物花卉画似乎大同小异,变化不大;但对于十七世纪的欧洲居民来说,静物花卉画的发明及发展的每一小步都是艺术史的一大步,微妙且珍贵。

4

老扬·布鲁盖尔《静物:石器瓶中的绚烂花卉》,2016年在伦敦苏富比以330万英镑成交

例如,布鲁盖尔最早期的静物画画面十分丰满,花束直逼画面双侧及顶端;之后作品的构图空间感逐渐增强,花束的左右及顶端有更多的留白。另一件可以很好阐明此构图发展方向的作品(约创作于1607-08年)于16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以此作品为典范,布鲁盖尔在1610年前所绘的静物花画看上去是如此的充满自信、有把握,完全不像是艺术家还在探索一个崭新的绘画门类初期。他的这些作品对随后几个世纪的欧洲静物花卉画影响持久、深远。

接下来的一组作品源自于重要比利时私人收藏家让·舒伊布鲁克(Jean Schuybroek)。他十分有品味和洞察力,与妻子海伦(Hélène)在1970年代后半期及1980年短短几年内建成的16、17世纪荷兰,佛兰芒及德国古典油画收藏足以彰显其鉴赏力和判断力。很特别的是,他们极少请教学者,画商顾问等,而是完全由自己决定其收藏作品。在信息匮乏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样做的很多买家最后都犯了非常多非常大的错误,少数可能买对几件作品;而舒伊布鲁克凭借其敏锐的眼光收藏了质量和品相都出奇的好的作品。

他的收藏中静物花卉画优势明显。舒伊布鲁克十分爱慕博斯查尔特(Bosschaert)和范德阿斯特(Van der Ast)的作品,甚至有时候比拍卖公司的判断力更加精准,例如这件博斯查尔特。当时拍卖图录记载为其子小安布罗修斯·博斯查尔特(Ambrosius Bosschaert the Younger)所绘。舒伊布鲁克根据作品质量判断:这肯定超越了其子的水平。几十年后,我们经过专家鉴定,判定其出于小老博斯查尔特之手!

5

老安博休斯・博斯哈特《静物:石架上的玻璃瓶花、郁金香与玫瑰》

46.3 x 33.6公分

估价:700,000 - 1,000,000英镑

荷兰米德尔堡的老安博休斯・博斯哈特与安特卫普的老扬·布鲁盖尔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创作静物花卉画,可谓静物花卉画的始祖(当然还有在布拉格的罗兰·萨弗里Roeland Savery)。两位艺术家应知晓对方的创作,并时不时会通过艺术作品来相互回应艺术观点。虽然我们判定本拍品的创作年份约为1608年,仅晚于之前布鲁盖尔之杰作三年,作品的风格和手法却迥异:构图更加简洁、矜持,色调也偏冷。而布鲁盖尔的作品颜色是浓烈、充满能量且熠熠放光的。

6

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静物:石架上的瓶花、红加仑子与贝壳》

38.5 x 28.5公分

估价:600,000 - 800,000英镑

在过去,艺术创作是门家传手艺,艺术家之间也常通婚,所谓门当户对。老安博休斯・博斯哈特的侄子及学生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Balthasar van der Ast)在博斯查尔特的风格基础上进行创作,使静物花卉画得到了荷兰的大批新富有阶层的喜爱。这件范德阿斯特作品十分精美,是该艺术家之杰作。冷灰色调的中性背景赋予作品以现代感:不可见光源的花束左上方打入,使得画面左侧的背景置于阴影而右侧的背景墙被点亮。此构图精致微妙,光束赐予了花丛更多的层次感,同时增强了个体花朵的光亮感。

7

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静物:石架上的瓶花、一个贝壳和一只草蜢》

34.7 x 23.6公分

估价:150,000 - 250,000英镑

范德阿斯特很擅长将贝类和昆虫等融入静物花卉中。另一件作品中平台右侧的贝壳是当时发现于印度尼西亚海域的“魔鬼爪”,那时荷兰东印度公司已经在爪洼岛建立起了通商口岸,与东亚各国进行贸易。这也是该时代的一个缩影。

8

老扬·范·凯塞尔 《静物:桌上玻璃瓶中的春日花卉》

41.3 x 30.1公分

估价:120,000 - 180,000英镑

艺术家之家的后代沿袭老一辈的创作风格并不少见。老扬·范·凯塞尔(Jan van Kessel the Elder)是老扬·布鲁盖尔的外孙,曾经在其舅舅小扬·布鲁盖尔(Jan Brueghel the Younger,乃老扬·布鲁盖尔之子)的工作室工作。他在继承布鲁盖尔之绘画传统的同时,也吸纳了另一位静物花画画家丹尼尔·西格斯(Daniel Seghers)的创作特点。与布鲁盖尔的绘画风格相比较,扬·范·凯塞尔的花束更加简洁,善于集中表现深色背景中少许风格迥异的花朵。本作品出处特别,是南斯拉夫王后玛丽亚(亦为罗马尼亚公主)旧藏,并由其家族收藏,直至1980年在苏富比拍卖被当下藏家收入囊中。

9

杨・戴维茨・德・赫姆 《静物:玻璃瓶花与柠檬、玉米穗、蜗牛和骷髅旁的蝴蝶》

27.5 x 37.6公分

估价:80,000 - 120,000英镑

静物画画家杨・戴维茨・德・赫姆(Jan Davidsz. de Heem)曾经学徒于范德阿斯特,并找到自己的艺术语言,成为十七世纪中期最为重要的尼德兰静物画画家之一,其精致细微的笔触引领了静物画的一个重要流派。本作品将虚空画和静物花卉画相结合,别有一番意境,更是提醒我们艺术长存,生命短暂(Ars longa, vita brevis)。

布鲁盖尔的赞助人博罗梅奥主教认为,看画沉思是一项精神运动。鲜花确会枯萎凋谢,但静物花卉画却持久永恒,即便在寒冷的冬日仍能带给我们春的温暖,夏的芬芳。

来源:苏富比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