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优秀艺术家新闻>  正文

邢少臣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对老师的作用,唐朝大文人韩愈已经给出明确的定义和解释。按照这个标准,中国国家画院邢少臣先生无疑是个优秀的师者。

邢少臣,1955年生,北京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邢少臣导师高研班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邢少臣先生作为当今大写意花鸟画的领军人物,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努力探索实践,提出了用雕塑性笔墨语言表达写意精神的艺术主张;归纳了“削、砍、锤、砸、拽”的绘画技法;独创了个性鲜明的“邢家皴”,在继承了“八大”,崔子范奔放、豪迈的大写意技法上又有了新的发展。邢少臣先生不仅是自己开拓创新,还将自己从艺50年的所学所悟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和身边喜欢艺术的人。

一个晴空万里的上午,邢少臣先生早早来到位于京郊宋庄的“创作空间”给画家上课,内容是丈二以上大画的画法,邢少臣先生边示范边讲解,强调首先要自信,并以李可染先生名言“可贵者胆,所要者魂”鼓励大家。然后讲了画大画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正当大家专注于画上时,画家海德恕先生带着四名学生敲门而入了,互为问候后才得知,海老师听说邢少臣先生在宋庄上课就赶过去了。邢少臣先生一边与人招呼着一边画着画,并不时回答大家的提问,直至画完才招呼大家上阁楼茶室喝茶。

对茶文化颇有研究的山水画家盛鸣先生主动坐上了煮茶的位置并招呼大家围桌而坐。大家边喝着“老班章”边向邢少臣先生请教着。

王雁:邢老师!西方为什么没“大写意”?

邢少臣:美术是社会这个庞大体系的一部分,其发展与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具体讲与政治、经济、民族文化和宗教的发展都密切相关。“大写意”作为中华文明发展的产物,与中华民族几千年以来逐渐形成的兼容并包的性格有关。讲究圆通,不拘小节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个特点。“大写意”的“大”是大气的大,大势的大,也是大概的大,大约的大;写意就是通过不太具体的物像表达作者的情感思想,因此“大写意”成了最好的情感宣泄和寄托。而西方人比较直接,比较严谨,这样的人文背景无法产生“大写意”。

海德恕:邢先生!您怎么看待“大写意”的现状?

邢少臣:传统中国画讲究结构、讲究笔墨、讲究色彩、讲究意境和气韵,“大写意”更加注重“气”和“势”,只有气壮势雄画面才能立得住,这种“气”和“势”是作者笔墨语言和文学修养的一种综合体现。因此,要有一定的素养才能看懂“大写意”,画“大写意”就更如此,所以“大写意”是一门曲高和寡的艺术。这自然会影响到大写意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画受西方美术的影响明显增大了,一些颓废的无理头的观点充斥着美术界,一些画家打着创新的旗号将传统的中国画弄得面目全非,不用心去锤炼笔墨功夫,而是投机取巧,各种制作成风,已经背离了中国画传统的主脉,步入了旁门左道。因此,可以毫不客气地讲,现在是“大写意”的低谷。

周韶峰:邢老师!记得您曾经讲过,“大写意”会越来越被人民所喜欢,您是基于什么会有如此判断?

邢少臣:虽然现在是“大写意”的低谷,但其向前发展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一是因为我们的民族性格比较含蓄内敛;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表达情感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三是人民越来越对中国传统文化发自内心地自信;四是国家从战略的高度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的发展。这些因素会很自然地推动着“大写意”向前发展。

盛鸣:邢老师!我们作为坚持画“大写意”的人要怎样才能有所作为?

邢少臣:画“大写意”是条修行苦路,要画好太难了,没有几十年的锤炼体悟是不行的。因此,画“大写意”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了清贫。作为艺术家,要有责任和担当,要开拓创新,当然我们讲的创新不是为“新”而新,而是要在继承好传统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精神,推动着独具中国特色的“大写意”向前发展。

邢少臣先生以传承发展“大写意”为己任,不仅在课堂教学中传道授业,而且利用平时喝茶聊天甚至吃饭的机会向身边喜爱书画的朋友宣传推广“大写意”,答疑解惑,使更多的人逐渐喜欢上了“大写意”。

文中照片由周韶峰先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