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文化拾趣>  正文

唐朝的“美妆达人”

原标题:唐妆,让一个朝代有了颜色 

唐妆,让一个朝代有了颜色。如果说后世女子像多愁善感脆弱易折的幽兰,那唐朝女子则是雍容华贵奔放艳丽的牡丹。她们穿胡服、骑骏马完全没有后世女子珍重芳姿昼掩门的矜持,而是像男子一样蹴鞠打猎,唐朝女人不只有男人强悍的一面也有女子娇艳妩媚的亮色。可以说,唐朝女人个个都是美妆达人她们花颜云鬓、黛眉轻挑、妆容浓艳酒晕妆、斜红妆、落梅妆丰神异彩因此,没有女性的唐朝是不精彩的而精致、艳丽、大胆的女性妆扮给大唐涂抹了一笔最浓丽的色彩。

《簪花仕女图》 周昉

一千多年前,照在长安城的那轮明月和今天的月亮没有太大分别。只不过明月依旧,人世间早已烟尘飞散。昔日,平坦开阔的朱雀大街,荷花映日的太液池,丝竹匝地的华清宫,都已在岁月车轮的碾压下,零落成尘。唯有双颊上那一抹晕染的绯红,浓烈了世人的梦。

《宫乐图》局部

王建的《宫词》“舞来汗湿罗衣彻,楼上人扶下玉梯,归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里泼红泥”。李白的《浣纱石上女》“玉面耶溪女,青娥扮红妆”。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咏的都是唐朝女子最喜爱的红妆。

《宫乐图》局部

据说体态丰腴的杨贵妃,在夏天流的香汗都是红色的。原因就在于唐代女子喜欢将胭脂、朱粉涂满整个面颊,甚至包括耳朵和颈部。唐代女子的这一抹红用的甚妙,不同的涂抹形式所达到的效果形成了不同的妆面。宇文士及在《妆台记二》中记载:美人在进行面部化妆时,先傅粉,再把胭脂放在手心调匀,然后搽到脸上。两颊施胭脂比较浓的,为酒晕妆;淡的,为桃花妆;薄薄地施一层胭脂,再罩粉一层,为飞霞妆。其中最夸张的要数酒晕妆,整个面部除了额头全部全部涂上了胭脂,与近几年流行的“晒伤妆”很相似。虽说夸张,但搽在唐代女子饱满圆润的脸上,也显得富丽活泼。

还有一种红妆是在双颊的颧骨部位染红,形成一对红色的圆形或椭圆形。唐代元稹的小说《莺莺传》中就描写莺莺“双脸断红”。

唐代女子新奇大胆的红妆贯穿了大半个唐朝,如果说浓重的酒晕妆已经很夸张了,那流行于长庆元年的血晕妆能跌破你的眼镜。《唐语林·补遗》中记载:“长庆中......夫人去眉,口丹紫三四横约于目上下,谓之血晕妆”。很多唐代女子化妆时把眉毛去掉,在眼窝涂上丹紫色,然后在眼睛下面画三四道红色线条,看上去像被抓伤一样,给人一种伤痕感。而斜红妆和血晕有异曲同工之妙,斜红一般涂在鬓角到颊部之间,最大的特点,是要用胭脂画出明显的“血痕”,追求那种鲜血欲滴的感觉。

红妆在唐朝十分流行,更有趣的是唐代惠陵室东壁画的《乐舞图》中,男子也化红妆。

《乐舞图》局部

但并不是所有唐朝女人都喜欢娇艳的红妆,虢国夫人就喜欢素面朝天。虢国夫人是杨贵妃的三姐,据说比杨贵妃还美艳动人。别人入宫面圣都要浓妆艳抹,只有虢国夫人淡淡画几笔眉毛就去见天子了。唐代诗人张祜《集灵台二首》有诗云: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虢国夫人游春图》 张萱

盛唐是有史以来眉妆样式最为繁盛的时代。可以说,唐朝女子画眉,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带重样的。据记载,唐明皇幸蜀,令画工作《十眉图》。一曰鸳鸯眉,又叫八字眉,二曰小山眉,又名远山眉,三曰五岳眉,四曰三峰眉,五曰垂珠眉,六曰月楞眉,七曰分梢眉,八曰涵烟眉,九曰拂云眉,十曰倒晕眉。其实唐代女子的眉妆远不及这十种。但最能体现我大唐是一个开放包容,博采众长的盛世朝代,那就是出现了一扫长眉一统天下的短眉,也叫蛾眉。

《簪花仕女图》局部

盛唐时期,国富民强,如同唐代女子追求健康丰腴之美一样,眉形也开始尚阔。李贺《房中思》:“新桂如蛾眉,秋风吹小绿”。蛾眉眉形极其短阔,末端上扬,看着就像飞蛾的翅膀一样。由于蛾眉酷似新发的桂叶,也叫桂叶眉。唐玄宗曾经最宠爱的梅妃在《谢赐珍珠》中怅叹:“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蛾眉在唐玄宗时期达到鼎峰,后来也有人把细长而弯曲的眉式归为蛾眉,眉形犹如飞蛾的触须,属于一种细长的蛾眉。

《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局部

除了眉形尚阔,唐朝女子的眉色也一改前朝“粉白黛黑”的墨眉,点染翠眉之风兴盛。当时唐代女子喜欢用铜黛、青雀头黛、苏烟黛等人工制成的眉石画眉。“微收皓腕缠红袖,深遏朱弦低翠眉”,后来翠眉也成为美女的代称。

《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局部

朱唇一点桃花殷,宿妆娇羞偏髻鬟。唐代的口脂名目繁多且精巧,有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嫩吴香、半边娇、万金红、圣檀心、露珠儿、内家圆、天宫巧、洛儿殷、淡红心、猩猩晕、小朱龙、格双唐、媚花奴等等。唐代女子喜欢樱桃小口,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她们通常先用白粉打底,覆盖原来的唇色,然后再用喜欢的口脂点画唇型。一般上唇峰较陡,唇珠突起,当上下唇合上时仿佛衔住了一朵桃花,娇美又可爱。

落梅一记,数千娇娥羞百花,世上女子皆因这额间的一记红梅而愈发娇俏,愈发妩媚。传说落梅妆起源于南北朝时期,宋武帝之女寿阳公主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梅花妆是也,也就是花钿。但唐代女子总能推陈出新。宋人陶谷在《潸异录》上说:“后唐宫人或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翅,然后把蜻蜓翅膀剪成花瓣形,涂上金粉,贴在额上,比金片更轻薄精致”。除此之外,唐代女子还会用羽毛制成翠钿妆扮眉间。

图一| 羽毛形花钿

妆扮是人类的本能和天性,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事物的本性,唐代女子也不例外。她们或将自己妆扮得如花似玉,或以奇制胜,逞奇眩异,惊彩绝艳。无论是一抹浓红色傍脸斜,还是形状颜色各异的花钿,都说明唐朝是一个具有青春、自由、平等、开阔、包容风范的大国。它不仅在国力经济上是昌盛的,在华夏文化史上也是灿烂夺目的。

《挥扇仕女图》局部

来源:一夜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