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市场观察>  正文

2018瓷器天价榜单,怎一个“贵”字了得?

2018年艺术市场瓷器板块的表现依旧“可圈可点”,大部分重器成功易手。据相关数据显示,瓷器板块收益已有超书画板块的趋势,尤其是在港澳台地区及海外,其发展趋势更为明显。

2018年艺术市场瓷器板块共有六件过亿拍品,上榜拍品中除一件南宋官窑青釉葵瓣洗外,其余九件皆为清宫廷瓷器,而乾隆朝的瓷器更占据半壁江山。清朝是瓷器制造业极为发达的时期,不仅恢复了前朝的制瓷工艺,更有创新之作,尤其在装饰、技法等方面,因多与西方交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而乾隆朝尤多炫技之作,如清乾隆外粉青釉浮雕芭蕉叶镂空缠枝花卉纹内青花六方套瓶、清乾隆洋彩黄地粉青透龙夹层吉庆有余玲珑尊、清乾隆斗彩加粉彩暗八仙纹天球瓶等,皆是既有高难度工艺,又绘有繁缛纹饰的惊艳之作。数据显示,2010至2018年,乾隆朝瓷器市场呈现明显的稳步上升趋势。

在藏家追求明清瓷的大趋势下,宋瓷也依然备受关注,五大名窑的市场地位开始有所突出。继2017年香港苏富比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约2.551亿元人民币释出后,2018年宋瓷的表现依旧十分突出。虽入榜仅有一件,但2018年秋拍中诞生了两个宋瓷的拍卖纪录。一件是中国嘉德秋拍“供御——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专场中的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以4887.5万元人民币成交,刷新了钧窑的拍卖纪录。另一件则为香港佳士得的南宋龙泉粉青釉纸槌瓶,以4285万港元成交,创造了龙泉窑瓷器的拍卖纪录。

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

直径14.7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2.388亿港元(约2.155亿元人民币),香港苏富比春拍

17世纪80年代,法国路易十四(1643—1715年间在位)与清康熙帝建交,以珐琅器作赠,康熙帝甚珍之,遂邀欧洲玻璃及珐琅艺匠赴华供职。康熙三十二年(1693),清宫造办处正式设立十四作坊,其中包括珐琅作。此盌即为珐琅作订烧之物,施金粉红彩,尤为独特。如此神品,仅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粉红地开光花卉盌相匹配,两盌布局、色调都如出一辙,但所绘花卉搭配各异。此盌以红料书款,应属康熙年间珐琅作早期御瓷。其开光之间,绿彩绘卷枝,配以小蓝花蕾、宝相花,与中国传统装饰图案截然不同。俯首洋菊,配合梅花形开光,采用仰视短缩法。色彩方面,“松石绿色地”呈现了铜胎画珐琅最鲜明的特点,而粉红色则是另一大特征。据研究,出自清康、雍两朝造办处的珐琅彩,使用“金红”彩料,它以黄金为呈色剂,诞生于17世纪的欧洲。而松石绿和粉红色的组合,则代表明代以来铜胎掐丝珐琅与西方画珐琅技术的新碰撞。

此外,此盌流传有绪,曾经欧洲重要中国艺术品藏家亨利・奈特(H.M. Knight,1971年卒)之手,他自1930年至1971年辞世为止,搜珍集宝,主攻中国瓷器,所藏18世纪瓷器或冠绝欧洲。

清乾隆外粉青釉浮雕芭蕉叶镂空缠枝花卉纹内青花

六方套瓶

高40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1.495亿元人民币,厦门保利秋拍

据记载,乾隆曾下旨此式镂空夹宣瓶于年节时成对烧造进呈,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一件与此瓶尺寸、器形、釉色、纹饰主题均相同,应与此瓶原为一对。此器撇口,长颈,折肩弧腹,圈足外撇作台阶状。通体施粉青釉,釉面浮雕装饰,口沿一周饰如意云头纹。颈部雕垂直焦叶纹,肩部刻一圈交泰纹,足部环饰简化夔龙纹,有序而富意趣。腹部六面均饰缠枝花卉纹,空白位置镂空。透过玲珑镂孔可见内置一六方小瓶,其瓶口也饰如意云头纹,瓶身绘满青花缠枝莲纹,内外腹部之间通透,而肩颈相连,瓶口共享,颇见工艺之精。底具“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这件套瓶最早由俄罗斯Rudolf Sterz所藏,后经其家族递藏;1984年在纽约苏富比上拍,被张宗宪收入;后由台湾鸿禧美术馆收藏;2005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终被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所藏。此次为13年后再次出现于拍场,并以成交价1.495亿元人民币成为内地拍卖市场中首件过亿的瓷器。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

直径11.8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1.694亿港元(约1.429亿元人民币),香港苏富比秋拍

虞美人纤细柔雅,却罕见绘饰于瓷器之上。早期雏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康熙御制瓷胎画珐琅虞美人花盌及珐琅彩虞美人碟一对。清宫瓷器中,以珐琅彩级别为最高;珐琅彩当中,又以有题诗的至为矜贵,遂此盌属于最高级的清瓷,俗称“古月轩”。此盌上绘虞美人花,淡雅隽永,墨书题写诗文二句,流丽秀朗。器形雅正,弧壁略撇,胎质细密,均净如雪。芬芳背后,借花怀古,诉说历代诗文传颂之史。这只盌最早出现于2003年香港苏富比30周年拍卖,由原苏富比亚洲区主席朱廉・汤普森(Julian Thompson)从法国征集而来,当时以2918.24万港元(约2574万元人民币)成交。

清乾隆宫粉地洋彩鹤鹿同春如意瓶

高28厘米,预估价50万~70万欧元,成交价1618.28万欧元(约1.263亿元人民币),巴黎苏富比春拍

这件如意瓶得以重现于世实属偶然,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它一直藏在鞋盒内,被遗忘在法国乡间大宅的阁楼中。现藏家曾祖父母的一位叔伯于1947年在巴黎过世时,此瓶曾出现在其遗产清单中,很可能是购于亚洲艺术品登陆巴黎,日本及中国艺术风靡一时的19世纪晚期。唯一与本瓶器形及纹饰相近者,现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由藏家Ernest Grandidier(1833—1912)约于1890年购自巴黎亚洲艺术古董商Philippe Sichel。

此瓶口呈蒜头状,敛口,垂腹,圈足外撇。所绘若蓬莱仙境,画面中绘有九祥鹿,部分成对,雌雄相望,另有五只丹顶白鹤,或驾风回望,或悠然踱步。鹤鹿纹饰极少见于清宫御瓷,也不属于御窑常例,据《清宫瓷器档案全集》记载,仅有两例洋彩鹤鹿图如意瓶。

清乾隆洋彩黄地粉青透龙夹层 吉庆有余玲珑尊

高40.8厘米,预估价5000万~7000万港元,成交价1.491亿港元(约1.258亿元人民币),香港苏富比秋拍

洋彩夹层玲珑尊,当属景德镇御窑督陶官唐英(1682—1756)晚年为乾隆帝创烧之新瓷。此件玲珑尊曾收录于1905年美国纽约山中商会图录,自1924年纳入日本私人收藏近一个世纪。其器形撇口折沿,宽颈溜肩,黄地细描锦地,沿下环绘如意云头纹,渲染得宜,立体逼真,挂缀璎珞串珠,其中四组配饰吉字。另间饰双鱼四组,辅以卷延洋花,异风漫溢。从镂空间隙中可窥见内瓶,瓶身绘有仿明青花缠枝花卉,妙然生趣。足与颈上饰纹相呼应,加缀黄地锦纹转枝洋花,雅致缱绻。内颈及器底均施松石绿彩,底署蓝料双方框六字篆款。

清乾隆斗彩加粉彩 暗八仙纹天球瓶

高53.9厘米,预估价7000万~9000万港元,成交价1.306亿港元(约1.102亿元人民币),佳士得香港春拍

天球瓶首创于明永乐朝,宣德年间较为流行,因形如天球而得名。但由于其器身硕大浑圆,故烧造的难度极高。此瓶饰以细致柔美的斗彩及粉彩纹饰,以淡雅青花勾勒绚丽明艳的釉上彩,再经二度入窑烧造,成功率大大降低,遂能与此媲美者寥寥无几。此外,这件天球瓶还系出名门,曾经乔治・哈撒韦・泰贝(George Hathaway Taber,1859—1940)家族收藏,后其女儿Francis Kelly女士(原名Mildred Taber)于1960年将其赠予美国费布克艺术博物馆(Philbrook Museum of Art)。此瓶以1.306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2011年香港苏富比9026万港元释出的清乾隆粉彩九桃天球瓶的拍卖纪录,成为最贵天球瓶。

清乾隆御制 洋彩江山万代如意耳琵琶尊

高37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9487.5万元人民币,北京保利秋拍

洋彩是景德镇御窑以珐琅彩为本,由御窑厂督陶官唐英推陈出新之作。乾隆朝《活计档》《陈设档》中多有记载“磁胎洋彩”,原配木匣上也皆刻上“洋彩”品名。这件粉彩琵琶尊,折沿小撇口,细颈,圆腹下收,圈足外撇。其肩部饰双耳,作云纹头如意状,云纹头上以朱色绶带缀有金色万字坠,下垂的绶带贴于器身,谐音“如意万代”。腹部描绘通景山水,白釉地如同白纸,旋转观赏如同展开一幅山水画短卷。

南宋官窑青釉葵瓣洗

直径14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8135.1万港元(约6866万元人民币),香港苏富比秋拍

南宋官窑因其烧造时间极短,遂存世量极少,其大多形简约、色朴素。此葵瓣洗为仇焱之(1910—1980)及赵从衍(1912—1999)旧藏,其釉色变化温润澄澈,开片冰裂自然相缀,宛若宝玉,浑然天成。葵瓣式器形,轮廓线条柔美绵延,简约雅绝,乃最具代表性之南宋造型。底部七个支钉痕,圈足无釉,应非采用垫烧而成,或属南宋早期之作。

清康熙青花天盘万寿大尊

高76.5厘米,口径37.5厘米,腹径47厘米,以估价待询上拍,成交价7467万港元(约6302万元人民币),香港中汉秋拍

“万寿尊”因通体饰以一万个青花“寿”意字而得名,是陶瓷史和明清御窑史上少见的硕构重器,也是书写字数最多、唯一以篆书单字及其同义异体字或变形字为主题的御窑大器。据专家学者讨论得知,万寿尊是清康熙万寿节贡瓷,但其实际意义已远远超出贡品的范畴,在恭祝皇帝万寿的同时,更有颂祷大清江山千秋万代、社稷永固之意。

此尊胎质坚实细润,除底足部分,内外通体施透明釉,釉色白中略泛青,莹润透亮,紧致硬朗。尊身以“寿”字为主,间以各种具有象形或会意功能,附和“寿”字字义、字形和吉祥表征的组合字,如“万”“千秋”“万寿”等,可统称为“寿意字”,令人叹为观止。

清乾隆黄地青花穿花龙纹天球瓶

直径60.8厘米,预估价3000万~4000万港元,成交价7058.65万港元(约5957.5万元人民币),香港苏富比春拍

此类黄地青花瓷别具一格,其器形、纹饰借鉴前朝经典,黄釉生趣盎然,合而为一,显得似曾相识,又耳目一新,可见制造者独具匠心。唐英督造的天球瓶汲取了明永乐、宣德二朝的三爪龙纹,其特点为三爪、扁鼻、怒目圆瞪、鬃毛秀密、龙角煊赫。相比于明代的龙纹,此瓶身所绘二龙身形略小,但雄健之态不减,穿游于缠枝莲间,不减帝王之威。

此瓶肩略高,器腹渐向底足收束,显得轮廓更为优美。黄地与青花交相辉映。瓶口沿、底足上施半透松石绿彩,罩于海水纹上,与器身钴青、黄釉相呼应。黄地青花配色可溯至早明,首见于明宣德,据传乃皇帝御用之器,后朝续烧以递补宫中耗损者。清代帝王倾喜黄地所含皇室寓意,复烧黄地青花瓷,并见更多器形变化,此处以松石绿彩相缀,凸显青花黄釉的浓丽耀眼。

来源:中国美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