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市场观察>  正文

是谁盯上了古书画收藏

原标题:谁盯上了古书画 

“艺术品怎么在现在的经济形势下独善其身?我可以告诉大家,艺术精品可以独善其身,艺术商品不好说。你买一个二环路以内的四合院,装修非常好的四合院,马路畅通,明明值一个亿,你非要五千万买,不可能。香港山顶上的房子,你低一个亿也买不到。艺术品市场一个样。

两个例子,一是纯惠皇贵妃朝服像,2001年人民币50万,2015年秋天拍到1.37亿港元,你能说这个市场不好吗?市场还是很好的。二是中国嘉德拍的《万山红遍》,30多年前《万山红遍》50块钱——荣宝斋收购给李可染50块钱,2015年卖了1.6个亿。你能说这类东西是在调整吗?艺术品好与坏,一定要区分艺术珍品和艺术商品,只有艺术珍品是常青的。

像《石渠宝笈》的东西,故宫、台北故宫、美国大都会、日本等等都陆续办一些展览,通过展览对社会进行普及教育。所以,经典的古代书画、经典的古代艺术,生命力是常青的。这才是刚刚开始,未来的市场不会差。”

面对天价迭出的古书画市场,朱绍良认为来日方长,因为支持市场持续向好的几个因素都相当给力。

第一,国家相关机构在收购重要古书画的态度上积极、坚决。

近20年来,国家在拍卖中动用优先购买权买的拍品90%是古书画,购买意愿非常明确,只不过,这样明确信号的市场意义,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很多人因此错过了机会。其实,国家购买传统艺术精品的案例全球亦然。

2016年冬天,佳士得要上拍英国国宝级画作《幽谷之王》,估价1000万英镑,结果英国政府出面收购。他们认为,这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学院派画家爱德温·兰西尔最重要的代表作。

《幽谷之王》

荷兰和法国也曾联合收购罕见的伦勃朗的名作《Soolmans夫妇》,成交价高达1.6亿欧元。

第二,一些高学历精英和富二代也在考虑收藏古书画,尤其是宋元书画。

在这些人看来,昙花一现的当代艺术有些过气的味道。这些作品也许刚开始看着新鲜,但很快就会厌烦,何况,是当年外国人要求画家画这类作品,后来又抛给中国了。几年来的成交情况也让人认为,这些作品已经逐步被市场抛弃了。

第三,金融资本已经盯上了古书画。

某家南方金融机构正在做古书画抵押贷款,贷款率为1:1,也就是说,花1亿元买的古书画珍品,可以抵押贷款1亿元,这是其他任何抵押物做不到的。目前,有文交所也正在筹划将古书画珍品上市。由于古书画精品不可复制,成为金融资本的宠儿显得顺理成章。

也有金融机构曾向朱绍良表示,只要能保证每年8%的收益,他们愿意在古书画市场投入30亿元。问题在于,古书画存世量太少,到哪里去找价值30亿元的古代书画精品呢?2016年保利秋拍整个古书画板块的总成交额也不过7亿元。

朱绍良说:“虽然《石渠宝笈》著录的宋元书画被认定的有800余件,但这些作品,要么进了机构,要么被藏家珍藏。比如,王季迁先生手里还有几十件宋元作品,日本有邻馆的藤井善三郎藏有将近100件。在市场上,一年能够出一件宋元精品已经算很好了。”

韩幹《马性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17,047,500美元

单打独斗的时代结束了

在朱绍良看来,目前中国社会的文化状态对古书画市场十分有利——整个社会舆论都在倡导古代文化,不仅国家层面重视发展传统文化,地方政府也在进行相关推动,社会机构和藏家也在涌入古书画领域,但此市场已非彼市场了。

2009年尤伦斯专场效应后,面对巨大的市场诱惑,老藏家已经出货殆尽,基本缴枪投降了。他们远没有想到中国古书画此后会爆发出怎样的高价认同。

“某位上海藏家,花880万元买的宋人《汉宫秋图卷》,2010年秋拍拿到北京保利拍了1.68亿元。当时他觉得很高兴,现在看到《五王醉归图》的成交价格,一定会非常后悔。虽然两件作品同样被《石渠宝笈》著录,但毕竟《五王醉归图》是元画,而《汉宫秋图卷》是宋画,价值更高。”朱绍良说。

“北京也有一位著名收藏家,陆陆续续在各个拍卖公司放掉了大约几十件《石渠宝笈》著录的古代书画,单幅成交价大多在一二百万元,最贵的一件也不过1000多万元。现在,那批画中最便宜的一幅恐怕也要几千万元。这位藏家缴枪的时间太早了。”朱绍良深有感触地说,“收藏家如果禁不住诱惑,没有认真研究手里的藏品,没有搞清楚藏品的地位和价值,就不要轻易出货,否则一定会后悔。当看到别人拿着自己的藏品去翻倍的时候,那得多痛苦呀!总会心理不平衡的。”

陈容《六龙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48,967,500美元

藏家的后悔其实是一种必然,因为天价迭出已经预示着新的时代来临——自从企业介入艺术品收藏后,私人藏家的竞争力大幅度削弱,出局是早晚的事情。正如朱绍良分析认为,企业收藏和私人收藏PK,输的一定是私人收藏:

“首先,财力方面,私人藏家比不上企业资金雄厚。2015年,我关注了很多古代书画,像张即之楷书《华严经》残卷(6325万元),仇英《唐人诗意图册》(9430万元),但现在古书画精品价格太高,已经买不动,只能看热闹,给别人摇旗呐喊。虽然悄悄地去竞拍海外几件拍品,但仍然铩羽而归。

“其次,在知识方面,私人藏家不一定是从业人员,未必对古书画足够了解,可能只是泛泛知道个大概,而企业收藏古书画必须组建一个专业团队来帮助做研究。

“第三,在认同方面,企业收藏古书画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文化品牌,而私人藏家收藏,多是‘别人有我也要有’‘分散投资’‘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从日本的经验来看,私人藏家最终都转变成基金会、私人博物馆等机构,比如有邻馆、藤田、万野等。所以,单打独斗的方式在未来肯定是行不通的。”

李公麟《便桥会盟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17,607,500美元

赵令穰《鹅群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27,127,500美元

王冕《雪梅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8,647,500美元

赵孟頫《洗马图》,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佳士得纽约2017年3月16日上拍

成交价:4,503,500美元

来源:历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