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拍卖资讯>  正文

佳士得香港呈献五幅林风眠艺术作品

原标题:跨文化的友谊:林风眠上海时期创作之精华

佳士得香港将于2019年春拍隆重呈献五幅林风眠的重要作品,这些作品均来自二十世纪60年代英国驻上海领事道格拉斯·史本基(Douglas Spankie,1929-1974)的收藏,而这段跨文化的友谊也被记录在研究林风眠的学者所撰写的《画未了:林风眠传》。本次拍卖的作品包括两幅来自林风眠戏剧系列的油画:《关羽义释曹操》和《宇宙锋》,以及三幅水墨设色作品:《持荷花的仕女》、《垂柳》及《鸬鹚》。其中,林风眠还在《持荷花的仕女》的背面亲笔用中文及法文题款”兹特赠Spankie先生夫人回国留念“,展示了史本基夫妇与林风眠的深厚情谊。

1

林风眠于《仕女与莲花》之画背题款:兹特赠Spankie先生夫人回国留念 林风眠(画背)

戏剧系列: 上海时期创作之精华

上海时期是林风眠艺术创作的精华阶段,”戏剧系列“便是此一时期的标志性成就。 1951 年林风眠辞去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的职务,移居上海,并借此机会专心思考艺术的发展。

林风眠受同样居沪的关良的感染,迷上了当时正在经历全面改造的戏曲。林风眠在给学生的信中写道:”我近来的画变得很厉害,因为受戏剧的影响……“通过研究中国戏曲,林风眠对于自由时空的概念有了新的感悟,这也促成了他以戏剧人物题材推进中西艺术理念调和的尝试。

2

1963年林风眠在上海南昌路寓所

根据资料记载,林风眠于1948年开始创作戏剧人物,早期以描绘人物的形神为主。移居上海后,林风眠开始使用弧线和疾速、锐利的直线构成的方形、三角形来勾画戏剧人物。他把精力集中在形体叠加和时间混合的探索上,在空间处理上压缩了前后空间的关系,以寻求一种造型的时空表达。

调和中西的油画创作

在林风眠80年的绘画生涯中,有油画创作的仅占13年。1938年,林风眠几乎停止了油画创作。因此,他虽于1948年就已经开始创作戏剧人物,但初期都是以水墨创作,并没有强烈的色彩表现。二十世纪50和60年代间,林风眠开始以油彩创作戏剧人物。油画颜色厚重而强烈的对比,生动地表现出了雍容华贵的服装,以及夸张而富有戏剧感的人物。

在调和中西的方针下,林风眠的戏曲人物从东方出发,巧遇西方,又回到东方,实现了中西方艺术的融会贯通。他创作的戏曲人物符合当代中国人的艺术表达与欣赏,既有别于西方立体派的解构,也不同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具有时代性、民族性及林风眠的个人风格。

3

拍品编号44

林风眠(中国,1900-1991)

《戏剧系列:关羽义释曹操》

油彩 画布

56.8 x 41.7 cm.

1960年代作

估价:港元 4,000,000 - 9,000,000

将于5月25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呈献

《关羽义释曹操》中曹操的上半身以利落的直线和梯形组成,袍服以一个大三角形组成,而关羽的服饰则以复杂和重叠的几何图形组成,以表现军服的重量和身型的魁梧。赤壁之战曹操惨败,撤退时遇上早在华容道埋伏的关羽,关羽为报答当年曹操不杀之恩,最后放走了曹操。因此,林风眠把左方和底部的直线改成弧线,加上一道显眼的椭圆形腰带,突出曹操向右方步行离开的动作。

《关羽义释曹操》中运用了回环的构图:从关羽的正面,顺着左肩移至曹操的脸,转到右手肘,通过腰带的红色配饰往下移,顺着曹操的袍服,回到关羽。这样一来,作品的内容和细节都被收纳在一个大圆形的构图内,加强了整体画面的流动性。该作中关羽的红脸、曹操的白脸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突出了主题的戏剧性。画面整体以青色调为主,同时又包含了靛蓝、苔藓绿、宝石蓝、松绿、墨绿等丰富的色彩层次。

4

拍品编号45

林风眠(中国,1900-1991)

《戏剧系列:宇宙锋》

油彩 画布

56.8 x 41.7 cm.

1960年代作

估价:港元 4,000,000 - 9,000,000

将于5月25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呈献

《宇宙锋》中,林风眠表现了赵艳为避免被荒淫无道的秦二世纳为妃子,装疯扮傻扯掉父亲赵高的胡须的经典一幕。艺术家巧妙地捕捉到了戏剧人物夸张的动作表现,营造出一个富有力度、剑拔弩张的场景。此作中,林风眠把长长的胡子简化成如镰刀般弯曲的形状,使极具象征性的胡子充满动感又带有诙谐之趣。赵高的官服、官帽被简化成有纹饰的梯形和菱形,赵艳的衣袖以三角形表示,微微弯曲的头发被刻意延长至足部,与赵高弯曲的胡须互相映衬。林风眠在此作中使用了不同的几何形状,表现出了戏剧人物的独有的个性和美感,画面中曲线和直线相互交织,产生出多变的视觉效果。 

作为画面的焦点,《宇宙锋》中镰刀形状的胡子引导着观者的视线一路延伸至赵艳的头发,再上移至其高举的左手,巧妙地形成了一个回环。作品中彩蓝色的裙子与褐黄色的袍服形成强烈对比,一明一暗,角色对立关系清晰可见,生动再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林风眠在该作统一的色调中还加入了覆盖性与分离性强的颜色:暗色中加入光亮的桔黄、褐黄以及黄绿的颜色线,产生出变化和反光的效果。

除了两幅来自戏剧系列的油画作品将于晚间拍卖呈献,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下午拍卖)还将呈献此重要收藏中三幅林风眠居沪时的彩墨创作。这些作品融合了中西艺术的理论和手法,虽都是水墨设色纸本,但均以方纸布阵,体现了林风眠对于中国文人画传统的继承和突破。

5

拍品编号313

林风眠(中国,1900-1991)

《仕女与莲花》

水墨 设色 纸本

67.5 x 63 cm.

1964年作

估价:港元 1,800,000 - 2,800,000

将于5月26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下午拍卖)呈献

林风眠对《仕女与莲花》的方形画面进行了精密的分割,使仕女和室内景物均有系统地布置在画面内,他借助常见于西方古典绘画的严格计算的构图,丰富了自己的仕女水墨画,给留白的背景加上复杂的空间层次,赋予画面平衡和宁静之感。仕女、布垫、瓶花、深蓝色墙面,及最后方的窗户,巧妙地形成五个前后层次。林风眠以颜色面及颜色线分割画面,右方深蓝背景和灰白的窗户形成的明暗对比显示了空间的距离感。刻意拉长的花瓶与仕女在大小比例上看似矛盾,但物件在同一空间的异常大小比例却加强了画面的张力,这样的表现手法也常见于法国艺术大师塞尚的静物画中。

林风眠运用流畅舒展、若隐若现的线条,表现了仕女的衣裙、身体曲线及其从容优雅的姿态。这种线条的运用承接了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如春蚕吐丝、紧劲连绵的线描用笔,不仅描绘出纱衣的层次感和质感,也让人物体态有了更为生动的表现。青瓷花瓶的曲线则与仕女的坐姿和形态互相呼应,不仅表现出恬静超脱的气质,也体现了刚柔并济的力量。

6

拍品编号314

林风眠(中国,1900-1991)

《柳树景色》

水墨 设色 纸本

67 x 66 cm.

1960年代作

估价:港元 1,200,000 - 2,200,000

将于5月26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下午拍卖)呈献

林风眠在《柳树景色》中通过巧妙地安排堤岸、桥梁、斑驳的倒影以及清淡的远天白云,在方形画面中用水墨构造出了空间距离和深度。林风眠喜爱西湖,也喜爱画西湖的垂柳。在此作中,他将随风轻摆的柳条当做一个整体来描绘,用近似水彩的表现手法画出薄雾和蝉翼般的效果。艺术家用浓重的色彩互相覆盖,强调出笔法和层次感,用来自油画的技法绘出倒影斑驳的效果。除了着色技巧的革新,林风眠还使用水墨、国画颜料、水彩、水粉颜料的混合,刻意以重彩着色,使用”墨叠色、色叠墨“的技巧,形成色彩错综重叠、重而不滞的风景画。《柳树景色》在空、虚、远、深中产生”象外之境“,观者也得以由近而远地体验,由实而虚地感知画中意境。

7

拍品编号315

林风眠(中国,1900-1991)

《鸬鹚》

水墨 设色 纸本

35 x 35 cm.

1960年代作

估价:港元500,000 - 700,000

将于5月26日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下午拍卖)呈献

《鸬鹚》与画中的渔船也同样来自林风眠对于对杭州的回忆。艺术家虽用水墨作画,却刻意回避传统书法式的线条表现,转而追求一种节奏感和装饰感。对于林风眠的创作来说,墨色也是色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蓝、褐等色共同表现出傍晚天光渐暗时的萧索与清冷。在东方与西方艺术精神的融汇中,林风眠以内敛的情感表达与富有个人特色的语言,延续了传承已久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兼具中国和西方的艺术文化观的林风眠不但开启了新时代的艺术,更开创了新的传统以待后人的继承和发扬。林风眠创立的国立杭州艺专(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是中国现代艺术的摇篮。他对于中国传统象形文字、书法、绘画的研究,启发了赵无极创作出举世闻名的甲古文系列,而朱德群、吴冠中、赵春翔等人,作为林风眠的学生,则成功创作出一批影响力巨大、切入点新颖、拥有中国精神导向的油画作品。

来源:佳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