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展览资讯>  正文

用文物“画”出雍正的“轮廓”

原标题:和硕清雅,大道至简 颜色可以是唯一的装饰

最近,“和硕清雅——雍正故宫文物大展”亮相奉贤博物馆新馆,作为该馆的开馆大展,引起大众广泛关注。这个大展汇集总计120余件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雍正时期珍品,包括瓷器、玉器、书画、珐琅器、漆器,更有雍正御用之物和御笔书法,其中一级文物六件,不少文物是首次出宫、面向观众。

历史上的雍正和影视剧中的四爷有什么不一样?雍正一朝的工艺品,如何区别于乾隆的“农家乐审美”而创造了有清一朝艺术审美的巅峰?这个全方位展示雍正生活美学的大展中,就藏着答案。

用文物“画像”:

有别于众多帝王青睐的金黄奢华主调,雍正御用服装有着低调的考究。

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中,四爷很忙,忙着穿梭于后宫各院。历史上的雍正又是什么样的呢?登陆上海的这个雍正大展用文物为四爷“画像”。

月白色缎绣金龙纹铜钉雍正帝御用棉甲

此次展出的一幅胤禛朗吟阁图轴,再现的是身为皇子的胤禛青年时期在圆明园读书时的情形。画中的胤禛三十岁左右,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当年的圆明园应是刚修建不久,最初这里就是康熙帝给皇四子胤禛的赐园,其中朗吟阁为三间南向两层楼阁,为胤禛居住和读书之用。同展亮相的一枚寿山石狮纽“圆明主人”印,正是雍正帝皇子时期所制,当时住在圆明园的胤禛以“圆明主人”自居。“圆”有完美无缺之意,“明”有清正、清明之意,从这枚小小的印章中,似已见出雍正的心志与个人修养。

一幅清人画胤禛便装像轴,画的则是登上帝位之后的四爷日常的模样,只见一袭靛蓝色常服的他盘腿坐于蒲垫上,脸庞瘦削,精神矍铄,眉毛胡须均已花白。一并展出的寿山石云龙纽“雍正宸翰”可与这个时候的雍正形象相印证,纽雕云如流水,行龙出没云端,飘逸生动。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载:雍正元年(1736)“正月二十三日,怡亲王交……红色寿山石苍龙教子钮图书一方,奉旨……苍龙教子钮图书镌‘雍正宸翰’。钦此。于三月十三日……红色寿山石苍龙教子钮图书一方,镌‘雍正宸翰’四字,配做一锦匣,怡亲王呈进。”这一印章经常与“朝乾夕惕”或“亲贤爱民”相配,钤于雍正帝御笔书画之上,印迹至今多有留存。

清人祭先农坛图卷,则为雍正祭祀农神活动留下纪实性的图像。每年开春,皇帝都会亲领文武百官行藉田礼于先农坛。从这幅画上看,三十余名佩戴腰刀、肩扛旌旗的侍卫环列成一个半圆形,簇拥着缓缓行走于前的雍正;画面中心的平地上,聚集着更多的文武官员,他们穿戴整齐,静候皇帝,另有数十名身穿红袍者组成的乐队,钟磐鼓瑟齐备。御道拐弯通向一块高出地面的平台,台上有桌案、香炉等,并有礼仪官员守候,平台中间的方形黄色帐篷里,置有一红案,案上置祭器,内放食品。

现身此次展览的两件雍正穿过的衣服,似乎最能透露出他与众不同的审美。其中一件明黄色描金云龙纹暗花纱男单朝袍,用暗花绣了描金的云龙纹,不事张扬,却也自有一番威严。另一件是月白色缎绣金龙纹铜钉雍正帝御用棉甲,有别于大众熟悉的金黄奢华主调,这套棉甲的上衣、下裳皆以月白缎为地,通体皆平金绣以云龙与火珠纹样,上衣加缀密严之小铜帽钉,下甲则绣以连属平金小长方金铰形甲片,低调却也考究至极。据说,这件盔甲从款式的设计到定型,都是雍正亲自把关的。

“雅”令雍正一朝的工艺品脱颖而出:

看似至简的十二色菊瓣盘里,需要工匠们在细节上投入超乎想象的努力。

雍正帝在位仅短短13年。而雍正一朝的工艺品,却凭借高雅清新的格调脱颖而出,甚至创造了有清一朝艺术审美的巅峰。

雍正一辈子没离开过北京城。据说这与他的性格有关。这是一位凡事都讲究亲力亲为的人,对于他这一朝的工艺品也不例外。无论款式、纹样、颜色、做工,雍正都要品头论足,且自有一套评判标准,务求尽善尽美。雍正一朝留下的有款、可考的器物非常少,但几乎每一件他本人都参与了设计。这些都被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详细记载下来。事实上,雍正对于工艺品的挑剔,不仅仅可以归结于他性格上的“强迫症”,或许更在于,他将文玩雅物视为心灵上的避风港。收藏家马未都就曾指出,雍正即位后,压力极大。在国家的重担之下,他只能把很多内心压力通过艺术品来释放。

雍正一朝的工艺品集中呈现出“精细文雅、玲珑秀美”的艺术特质。仅说雍正瓷器,一改康熙时浑厚古拙之风,代之以轻巧俊秀、工丽妩媚。器型之美,可与以精细秀丽著称的明永乐、成化瓷器相提并论,各部分之间比例协调,恰到好处。其中,雍正瓷器又以各种颜色釉瓷器最为典型——雍正朝的各种颜色釉色泽纯正、雅洁,其品种之富、水平之高均达到历史顶峰。根据唐英在雍正十三年著《陶成纪事》所载,此时已能烧制出多达57种釉彩,可见当时的盛况。

“菊花式盘”即被视为雍正朝单色釉瓷的代表作品。这样的盘子当年每种颜色总共烧制了四十只,据《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雍正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内务府总管年希尧家人郑天锡送来各色磁花盆十二样。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呈览。奉旨:送往圆明园叫总管太监应陈设处陈设。钦此。又送来各式菊花式磁盘十二色,内每色一件。奉旨:交与烧造磁器处,照此样式,每色烧造四十件。钦此。”这些盘子分别为黄、明黄、姜黄、米黄、白、胭脂紫、绿、葱绿、湖绿、洒蓝、酱、葡萄紫等十二种颜色。通体菊花瓣式,高度均为3.3厘米,口径17.8厘米,足径11.3厘米。盘敞口,弧壁,圈足。盘底有六字楷书款“大清雍正年制”。此次展览故宫博物院即带到上海其中五只,分别为湖绿釉、黄釉、胭脂紫釉、酱釉、洒蓝釉。

这样一组看似至简的盘子里,需要工匠们在细节上投入超乎想象的努力。一方面,瓷器上呈现出来的不同颜色,有着各不相同的施釉方法,比如洒蓝运用的是吹釉,胭脂红运用的是拍釉。另一方面,通体菊花瓣式的盘子表面,宛若一整朵菊花浮雕,这并非一个完整的平面,菊瓣部分有凹有凸,烧制成完全统一的一种颜色难度不小。也正是这样的盘子,藏着雍正的品味,毫不显山露水,细微之处却讲究至极。

此外,雍正款冬青釉白花五蝠纹碗、雍正款冬青釉葫芦瓶、雍正款祭红釉梅瓶、雍正款祭蓝釉胆瓶、雍正款天蓝釉贯耳瓶等等,都是此次展览呈现给上海观众的雍正朝颜色釉瓷器。颜色是它们唯一的装饰,却单纯得摄人心魄。

再看展览中的几件雍正青花,如青花四喜纹梅瓶、青花折枝花纹双耳扁壶,从中不难窥见,雍正青花的一大风格是淡描。这是受到万历铁线描的影响,用细线表现图案画,不过当年万历铁线描是为了省材料,雍正则是为了追求雅致而做出这样的尝试,让纤细的线条、淡雅的色彩表达某种艺术效果,从而形成一种风格。

此次展出的一只雍正款斗彩皮球花纹小碗,可谓雍正朝斗彩器物的代表,亦值得玩味。皮球花纹,其实是一种变形的装饰方法,把各种花卉纹样变形成圆形图案,宛若一个个色彩缤纷的小皮球。令人称奇的是,色彩众多的这些纹样,凑在这只斗彩小碗上,非但不喧闹,竟还显得娴静素雅。这得益于斗彩这种装饰方法——每一个色块,先以青花勾线,青花让所有的颜色相互不直接起冲突,并且协调在一起。

雍正一朝在陶瓷工艺上攀上的巅峰,与一位幕后高人不无关联,那便是景德镇督陶官唐英。据涂睿明在《捡来的瓷器史》一书中透露,这位新任的督陶官不但具备相当的诗文与书画修养,对雍正的心意又能心领神会,甚至还能有创造性地发挥。于是雍正官窑经唐英之手,不但取得诸多技术上的突破,艺术上更展现出惊人的成就:高温红釉创烧出祭红;单色釉增加的色彩种类远远超过历代颜色的总和;珐琅彩与粉彩超越装饰性的作用,直接进入绘画的领域。某些作品即使放在绘画史中去评价,都是高水准的作品,毕竟,创作者本身就是高水平的宫廷画师。

而雍正帝自己的艺术修养又来自何处呢?45岁才登基的他,此前的几十年可不是白活的。他的青壮年时期,在景色优美的圆明园中度过,读书、游玩、谈佛、修禅,累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熏养出的心性是恬静、内敛的。据说雍正一度以为自己继承皇位无望,曾在身为雍亲王时所在的圆明园居所藏有一组《耕织图》,令画师将自己画成犁地的老农,钤有的款识是“破尘居士”。这样的心态及其经历投射至宫廷器物的制造上,无论瓷器、漆器、珐琅器、还是砚台、玛瑙、玻璃,形成了一以贯之的艺术风格,均以简洁流畅的造型、典雅清新的纹饰、精巧细腻的做工而著称于世。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