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展览资讯>  正文

绕着世界去看伦勃朗

原标题:世界各地的伦勃朗 

2019年是伦勃朗逝世350周年,伦勃朗的家乡荷兰将2019年定为“伦勃朗年”。全世界为他举办了25场展览——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让大师们对话,举办了“委拉斯凯兹,伦勃朗,维米尔:西班牙与荷兰”展览;德国以“卡塞尔爱上萨斯基亚:伦勃朗时代的爱与婚姻”展现了伦勃朗的旷世婚姻;英国、美国的美术馆用伦勃朗的版画来展现他对版画艺术的贡献;引人注目的是阿联酋策划了“伦勃朗、维米尔和荷兰黄金时代”,人们能在远离欧洲本土的中东地区欣赏伦勃朗的16幅精美画作以及维米尔、列文斯和法布里乌斯的珍贵作品。

伦勃朗的家乡当然是纪念的重镇,荷兰弗里斯博物馆举办“伦勃朗与萨斯基亚:爱在黄金时代”展。而重中之重的当是荷兰国立博物馆,由22幅油画、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画组成了荷兰国立博物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伦勃朗作品回顾展“伦勃朗全集”,除一部分已经非常脆弱很难公开陈列的纸本未能展出外,观众几乎能看到他所有的传世之作,涵盖了各个时期的不同风格,尤其早期素描和版画。荷兰博物馆下半年还把委拉斯开兹与伦勃朗并列展览。

“伦勃朗全集”大展探讨这位巨匠生活和作品的方方面面,第一个版块是“作为年轻艺术家生涯的里程碑”。在伦勃朗特征性的自画像作品中,伦勃朗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做着不同的表情。仔细观察伦勃朗众多的自画像,人们会发现他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

展览的第二个版块聚焦“伦勃朗生命里的那些人”。年轻时的伦勃朗通过为母亲、家人和熟人画肖像来磨练自己的技艺。他甚至在妻子萨斯基亚卧病在床时为她画了一幅令人震撼的肖像。生活吸引着伦勃朗,乞丐、街头艺人、流浪者和演员等等周遭的人们都成为他肖像画的主人公。

伦勃朗演绎的故事也成为特展最后一个核心版块。他从《旧约全书》中获得灵感,创作了 《犹太新娘》(约1665—1669)和《扮成使徒保罗的自画像》(1661),在这些画作中,伦勃朗对那些熟悉、亲密的姿态和情感进行了娴熟的艺术表达。早期的描绘往往是严谨和细腻的,但之后伦勃朗运用了一种粗放技巧,施以巧妙的色彩和光影效果,使作品更具叙事性,凸显作品中的故事内涵。

展览中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众多素描作品。看伦勃朗的素描原作,感觉从印刷品上看到的尺幅都比原作大。这些素描作品题材涵盖人物、动物和风景,笔触的精细和娴熟令人惊叹。伦勃朗用羽毛笔画狮子,结构准确,笔尖婉转,粗细变化,线条流畅,充分运用了水分的干湿,画面灵动,反映了画家对描摹对象的精准把握和用笔的纯熟。

仔细观察伦勃朗的素描作品,每根线条匀称顺畅,即使交叉角度较大也不紊乱。除了直线,许多素描采用卷曲线条,排列丝毫不乱。人物画可以看出伦勃朗对各种夸张表情的生动探索。有了素描作品的基础,他的油画巨作才能充满感情。

伦勃朗是推广蚀刻版画的大画家,并使其成为一门重要艺术样式。蚀刻版画是以耐酸树脂覆盖铁板两面,直接用锋利的针作画,刻去树脂,露出金属,然后将其浸泡在酸液中腐蚀,通过控制酸在铁板之间不同位置的滞留,产生浅显或深凹的线条。印制之后画面线条或精细或粗壮,多次步骤后可以创作出明暗影调的复杂作品。这方面伦勃朗是高手,他同时吸纳了铜板雕刻技法,金属毛边或铜板雕刻针所造成的上翘的金属残留,在印刷中呈现出一种雕刻和蚀刻中都无法产生的粗壮黑线,增加阴影效果的丰富性。蚀刻版画和伦勃朗的所有油画作品一样,对于人物的姿态描绘生动,引人入胜。在一幅自画像中,他噘起的嘴唇和圆睁的双眼,一副吃惊的样子,角度有点上扬,似乎在退缩,生动至极。画面中蚀刻技术巧妙运用,肩部和帽子的轮廓逐渐消失到边缘中。另一幅写生的柯尼利斯·安斯洛像(一位阿姆斯特丹的布商和布道者),伦勃朗通过刻画左手的手势,表现了其讲话生动的瞬间。

最后不得不提伦勃朗的代表作《夜巡》,这件荷兰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一直在大厅中央展出,其背后的故事和伦勃朗跌宕起伏的一生紧密相联,而且画作在保存中也事件不断——曾被裁剪过、被刀划过、被酸泼过……每年超过两百万双眼睛注视着它。2019年荷兰博物馆还用直播的方式展示《夜巡》材料研究和修复的全过程。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