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新闻>艺术聚焦>  正文

吴门书斋的风雅

原标题:苏富比中国书画七月拍卖|吴门书斋风雅

吴门书斋风雅

文人书斋引入画中,乃吴门画派之能事,盛於有明一代,后世赓续风雅,以描绘书斋之景,写轩亭之趣,抒胸中幽壑,其插架三万轴者,或松鹤伴读者,在在流露江南世家之风流蕴藉。本辑书斋图景,集如皋冒氏「水绘庵」、雪巷沈氏「江曲书莊」、分湖陆氏「靡研盦」,皆江苏一代望族之居,得艺友为图以纪,笔采照映,园虽圮而图不湮,恍赌当年!

1

本辑书斋所在

(图为同治年间江苏舆图)

如皋冒氏「水绘园」

水绘园,位于江苏如皋城东北隅,明万历年间冒氏宗族所建,竹树蓊郁,亭榭参差,水色殊胜,望若绘画,以「绘」同「会」,颜曰「水绘」,意谓水汇之地。明室亡后,冒辟疆(1611-1693)栖隐于此,辟地修园,更见规模,有「洗钵池」、「小三吾」、「鹤屿」等佳境,一时文人学士,遗民故老,咸游觞咏其中,引为历代美谈。 

【清﹒陈维崧〈水繪庵記〉 節錄】

水绘庵即向之所谓镇野带埛,竹树玲珑,亭台棋置者,水绘园是也。其主人辟疆氏,既以遭值不偶,乃解脱圭组,将与黄冠缁侣游。约言曰:我来是客,僧为主。更园为庵,名自此始。水绘之义,绘者会也。为其亘涂水派,惟馀一面竹杠可通往来。南北东西皆水绘其中。林峦葩卉,坱圠掩映,若绘画然。古水绘在治城北,今稍拓而南,延袤几十亩。西望峥嵘而兀立者,曰:碧霞山。由碧霞山东行七十步得小桥,桥址有亭,以茅为之。逾亭而往,芙蕖夹岸、桃柳交荫而蜿蜒者,曰:画堤。堤广五尺,长三十余丈。堤行已,得水绘庵门。门夹黄石,山如荆浩、关仝画。上安小楼阁。墙如埤堄,列雉六七。门额「水绘庵」三字,主人自书也。门以内,石衢修然。沿流背阁,迳折百余步,曰:妙隐香林。由是以往有二道:其一左转,由壹默斋以至枕烟亭。其一径达寒碧堂。堂之前,白波浩淼,曰:洗钵池,盖自宋尊宿洗钵于此因以为名焉。洗钵池前控逸园,右亘中禅寺,有曾文昭隐玉遗迹。绿树如环,其东向临流而阁者,曰:佘氏壶岭园。由壶岭水行左转更折而北,曰:小浯溪。浯溪出入萑苇,若楚浯溪然。由浯溪再折而西曰:鹤屿。旧时长有鹤巢于此,今构亭曰:小三吾。

吴湖帆〈水绘园图〉

2

设色纸本  镜框  一九三八年作

33.2 x 43.7 公分

估价:60-80万港币

著录:〈大成〉杂志,第九十七期 (香港,大成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一日),封底内页〈吴湖帆的艺术世界〉 (上海,文汇出版社,二○○四年八月),页132

〈吴湖帆年谱〉,王叔重、陈含素编著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二○一七年七月),页249 

来源: 台湾收藏家陆耀先旧藏

3

本幅乃吴湖帆写赠冒广生 (1873-1959)。冒氏,江苏如皋人,晚清民初著名学者,海上词坛耆宿。其科名早,享大年,家世、辈份以至学养、文章,皆为士林所重。居沪,与文化艺术界渊源俱深,执晚辈后学礼待之者众。

4

冒广生与吴湖帆,摄於三十年代

冒鹤亭乃冒襄第六代侄孙,平生素仰先贤,且二人同生於农历三月十五日,遂以辟疆「后身」自许,并取字「鹤亭」,为表其修亭与鹤同栖之慕,其自号「水绘庵主」者,或冠名其文〈小三吾亭词〉者,亦同此义。

5

〈水绘园图〉局部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五日,冒鹤亭假李拔可「墨巢」为巢民作生日,并自贺六秩晋六之寿,同人赋吟唱和,蔚为盛事。冒氏复出楮倩吴湖帆写〈水绘园图〉以纪,并示家藏沈三白〈水绘园旧址图〉,供其借鉴。冒、吴二人相交经年,鹤亭以吴氏家世学养,尤为看重,而湖帆也多向其请益倚声之事,每有书画唱酬之举,皆悉力为之。

6

冒广生原藏沈复〈水绘园旧址图册〉

画中烟波浩渺,河堤绕树,接以小桥,渚上秀竹如屏,前方白鹤闲步,考陈维崧〈水绘庵记〉,可知乃「鹤屿」也;上筑书斋,前立虬松,考〈巢民文集〉曰「所移植百年古松,松在小三吾亭外,苍皮猬缩,绿色崩剥」,可知此斋即「小三吾」,乃冒辟疆取元次山「浯溪、吾亭、峿台」之意筑,属园内主要雅集之所。惟久不修葺,旧貌早不复存,今吴氏描绘笔下,虽云「不拘形似」,惟画中景物布置皆有根据,足见考证之用心。本幅用色温润苍郁,用笔细巧,不尚妍丽,极具古意,江南世代的风流蕴藉,於此重现矣!

7

〈水绘园图〉局部

雪巷沈氏「江曲書莊」

「江曲书庄」位于周庄白蚬湖西南畔「雪巷沈氏」大宅内,为吴江沈懋德 (1787-1853) 所筑,其祖辈历代躬耕,积田产致富。沈懋德好文章,延聘鸿儒课子授经,筑书室,庋藏卷籍版本数万,以「世楷堂」之名续辑、刊刻历代遗书百余种,并以二十载校勘〈昭代丛书〉、〈国朝文征〉等千卷。「江曲书莊」既为藏书楼,亦供诸子读书之所。日后子孙继承祖业,不时在此地招延文人墨客,鉴赏书画、诗文酬唱,吴愙斋、俞荫甫等尝流连其中。

8

沈懋德刻书

沈廷镛 (1862-1920),号咏韶,别号厔庐,沈懋德重孙。濡染家学,嗜古藏,亦精鉴赏,工诗文楷法。早岁从名师游,与吴江名士柳以蕃、凌莘庐等多有结社论文。惟屡失意科举,遂专志乡务,扶贫办学,多有善举。宣统年间,入两江总督张人骏幕,后出任地方总务秘书。一九一四年归里,潜心书史。

9

「江曲书庄」藏品屡刊於〈国粹学报〉

顧澐、戴以恒、吕养泉 

〈江曲书庄后图〉

10

设色、水墨纸本    手卷   一八九○、一八九五年作

姚孟起题引首

万钊、徐康题跋

引首: 24.5 x 78 公分

顾: 24.8  x 39.4 公分

戴: 24.7 x 39.5 公分

吕:26 x 42.2 公分

万: 24.6 x 39.3 公分

徐: 24.7 x 39.3 公分

估价︰12-18万港币

本卷乃沈咏韶倩吴门三家以「江曲书莊」为题绘图,合组成卷。卷首题曰「后图」,盖道光年间已另有〈江曲书庄〉卷,乃应沈咏韶祖辈沈六琴之嘱而成,由其於卷首自撰图记,吴门沈荣绘其小像,后具江浙十六家如王学浩、程庭鹭、蒋宝龄、陶绍源等名手以「江曲书莊」为题,各出一段,或赋诗,或绘图。他殁后,转弟诵帘。本卷则承祖志,续前卷墨缘。

11

〈姚孟起〉江曲書莊後圖。咏韶尊兄大人属题,时在光绪十四年,岁次戊子暮春之初。古吴姚孟起。

顾若波一幅,见书室沿岸而建,院中杨柳依依,竹篱密围,屋内插架琳琅,高士窗诵读,正是清幽离俗之读书佳处。他用色淡雅,笔墨秀雅中流露吴门画风之影响。戴以恒一帧见远山连绵,流水逶迤,岸渚林树密植,楼阁亭榭隐现,旁置太湖石山,玲珑奇峭,饶古意,无乃文人园林之幽趣。他以水墨出之,得法其叔戴醇士,笔墨秀润而内敛。另吕养泉一幅,以小青绿法出之。他写时已年过朝枚,与届花甲之顧澐、戴以恒,同享誉姑苏,而咏韶尚未及而立之年,惟三者下笔时俱用心严谨,丝毫不苟,足见沈氏世家尊重。

12

〈顧澐〉江曲书庄图。咏韶先生属写。若波顧澐。

13

〈戴以恒〉光绪庚寅正月,咏韶仁兄法家分蒙叔老弟属写书庄图。六十五岁学画人戴用柏并记。

14

〈吕养泉〉江曲书庄后图,奉咏韶大雅先生之属,并请正之。乙未秋七月之望於小浮山馆。八十三叟养泉。

卷尾具词人万钊及徐康二跋。徐氏 (1814-约1888),江苏苏州人。世擅岐黄,其人博雅嗜古,工诗画,尤精鉴别金石书画,为吴大澄所重。

15

〈万钊〉(录五古,文略)庚寅夏四月,喜晤咏韶仁兄词长于沪上,越日承以江曲书庄前后图见眎,诵祖德之清芬,感昆明之小劫,箕裘克绍依然,松竹吾庐图画,常留合署。江村高隐,爰题长律,聊副雅怀,深愧不文,尚希正定。立秋后十日,鹤磵亭民万钊未是草。

16

〈徐康〉仆於道光壬寅夏初,卖药平望市尘,得交诵帘大兄,彼此倾倒如旧识,适鷪脰湖有龙舟之举,湖天旷邈,游舸成集,翌日即以家制画舫相迓,一主一宾,樱笋走厨皆备,是日极盇簪山水之乐,所谓二难并四美具,盛不过此。惜匆匆别去,阅一年就馆南沙,旋又移砚松江、江阴,饥来驱我,脚跟蓬转,殊无佳兴,难继胜游。今岁夏初,以足蹇养疴家巷,忽陆廉夫兄偕诵帘文孙咏韶世讲惠顾,珠光入座,扑人眉宇而吐词妍雅,秀出班行,并出江曲书庄前后图嘱题,读之,益征世守清芬,引之勿替。弟回溯前尘,皆成梦影,忽忽将五十年矣,空谷足音,喜而不寐,因记於神明。竟时光绪戊子秋日,凉风初至,几席生爽。七十五叟徐康。

从跋中内容可见,他与咏韶祖辈诵帘原为挚交,后经世乱离散。一八八八年因陆廉夫之介与咏韶结交,沈氏遂出〈江曲书庄〉前、后二卷,倩其跋以志世代艺缘。若全卷观之,戴、吕二画分别写於一八九○、九五年,引首、跋最后则题於其前 (一八八八年),而全卷联珠缀续,诸家分写合聚,应始于一八八八年前,或有部份流散,未及得见。惟存今貌,亦堪宝矣!

17

分湖陆氏「麋研盦」

「麋研盦」乃陆树棠 (1890-1932) 室号。陆氏字赓南,号糜庵居士,吴江分湖人,陆龟蒙之後,祖辈移居芦墟。毕业於京师大学堂,家族营商,拥田千亩,乃当地巨富。民国时期从事金融,公余嗜书画,擅篆刻,好收藏,与沪上画家多有往还,撰有〈松陵画苑〉,为吴江二百七十余画家著录传纪。

18

陆赓南先生遗像

19

柳亚子为吴江十二大藏书家各拟一字,合即「文献流传,后生之责,维桑与梓」,陆赓南乃其一

潘振鏞〈麋研盦填詞圖〉

20

设色纸本    镜框    一九一七年作

30 x 41.3 公分

估价︰ 25,000-35,000港币

來源:上海文物商店舊藏

民国初年,陆树棠搜得晚明陈继儒砚,「墨花斑剥,古雅绝伦」,珍之,以此名其室曰「麋研盦」,并倩书画收藏界好友作图纪之,如袁培基、郭兰祥、庞虚斋等,从传世画迹所见,本幅写於一九一七年,似属此题材之嚆矢。

潘振镛以仕女画享誉民初画坛,鲜作山水,偶有下笔者,以青绿细笔最擅,胎息古法,自见文唐娟秀细致之风,构图紧密,惟布置自然,无堆砌之弊。本幅乃应嘱之作,据陆氏寄示砚铭拓本写成,参古法,见己貌,属其山水作品中精心经营者。

画面左下方见挖补痕迹,似是画作易手时,原藏印被挖掉。

来源:苏富比亚洲